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幸 【中篇】 信香

#就是要吃冷cp#

呜哇老喜欢韩信了呢,冷cp也要继续吃下去嗯哼

不嫌弃的话就看吧,我自认为这一篇还是写得不错的。

手稿已完结。 

【引】你相信……幸运吗?


  1.


  孙尚香还是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收留这货。


  想了很久,她想,可能是……她脑子进了水。


  如果不是脑子进了水,她也就不会不经考虑地捡了个麻烦,还是个很大的麻烦回家,更不会在明明是自家的一个房间门口踟蹰不前了。


  踌躇犹豫了很久,孙尚香狠了狠心——一脚踹开了门。


  少女的声音清脆又高傲:


  “韩……”


  然而剩下的话一个都没来得及说出来,她就猛然住了口。


  那个人像是刚刚醒过来的样子,还坐在床上,拥着薄被,火红的长发未经任何束缚,柔顺却凌乱地披了他满肩,长长如瀑,迤逦在床上,宛如一条红色的河。


  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里衣。要命的是,他的衣襟还是半敞的,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


  孙尚香赶紧移开眼睛,四处瞟啊瞟,却又觉得看他哪里都不合适,望天显得自己没底气,一咬牙盯住了他看上去最不危险的眼睛。那双眼睛里还是刚睡醒的朦胧,撩得人心神荡漾。


  他当然察觉到她来了,偏头看向她,微笑,眼眸弯起:


  “早啊,孙小姐。”


  这个笑容是真的很温柔的,但在他身上显不出娘气,只有让人觉得很温暖。


  ……这个……妖孽。


  孙尚香深吸一口气,半退一步,扶住门框,坚决否认刚刚那一瞬间有过去把他就地正法的冲动。


  “你……你快点穿好衣服,本小姐有话和你说。”


  说完,“啪”地极响一声关上了门,疾步如飞,逃似的离开了这里。


  红发男子目光停留在犹在颤抖的门框上面,半晌,轻笑了一声。


  


  然而孙尚香却并没有再去找韩信。


  丢脸,太丢脸了。


  她心烦意乱的在院子里练习射击,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韩信。


  她听闻了他那段可悲可泣、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悲惨经历。


  然而这货本人却跟没事人一样,比正常人更正常,甚至……还能在她府里公然耍流氓……


  孙尚香蓦然又红了脸,咬牙切齿了起来:


  为什么他就能那么正常啊?为什么明明她才是主人却是他这个被收留的从容耍流氓啊?而且还让她有种她对他耍流氓的罪恶感啊?


  越想越气,孙尚香一用力猛地提起重炮,扛在了肩上,死死地盯住靶子的红心,渐渐幻成了韩信那张微笑的脸,蓄力就要发射出“究极弩炮”。


  然而电光火石间:


  “孙小姐。”


  一道带笑的男音在耳边响起。


  孙尚香顿时整个人都一个颤抖,然而手指已经扣下,随着“轰”的一声,她自练习射击以来,第一次连靶子都没有挨着的炮弹就这么轰了出去。


  看着石墙上黑漆漆的炮弹凹陷,孙尚香越发的心烦意乱。想要怒火中烧却又不知道从何烧起。


  最终,少女放下了重炮,语气有些激动:


  “你……你来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这下的孙尚香不再敢去看韩信的眼睛。


  她莫名的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的心虚感。


  她目光掠过韩信,这人现在换上了暗银的常服,一头如火红发用她兄长留在这里的玉冠高高束起,英气逼人,好看得令人目眩神迷。


  一瞬间,孙尚香忽然就想起了她为什么要收留韩信的理由——


  长得好看。


  的确是长得好看,刚睡醒时慵懒温柔,正经打扮时明亮夺目,穿上战袍时,一定是更加炫目。


  韩信表情很无辜:


  “孙小姐说有事相商,信于是穿戴齐整等候,然而久候不至,信就只好出来寻孙小姐了。”


  孙尚香一时语塞,这倒的确是是她失信,是她理亏。


  可是明明是他耍流氓在先!


  她决定避开这个话题,于是开口强硬地更改话题:


  “本小姐下个看看你有什么才能,我孙家从来不收留无用的人。”


  韩信还是像早上那样眼眸弯起的微笑,只是穿戴整齐的他更多了明亮英气:


  “信只需长枪一杆,便足以证明信并非无用之人,承担得起孙小姐的收留。”


  他的声音清澈又低沉:


  “原本被小我六岁的孙小姐收留就已经很令人羞愧了,若我还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又谈何做一个男人!”


  孙尚香心神一震,回过神来,其实她已经知道他有绝对的才干,但还是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哼,光说得好听有什么用,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


  他没有生气,还是那样温柔的笑着,好看的眼眸与她对视:


  “那么,孙小姐想要信怎么证明呢?”


  孙尚香没和他对视,毕竟自己比他矮,跟他对视就不得不仰视他,这样气势都弱掉了,她不要再在这里吃亏!早上就已经够了!


  少女带着金属护手的右手微微握紧了重炮,复而抬起头来:


  “单挑。”


  2.


  5v5战场。


  本该是团队的战争,现在却是只有他们两个借助着这个巨大的,完整的战场单挑。


  孙尚香提着重炮,往下路的战斗前线奔跑过去。


  她的心跳竟然有些加快,也许是对战斗的兴奋,也许是因为……紧张。


  紧张?


  孙尚香立刻把这个想法丢掉,她紧张?对他有什么好紧张的!她肯定会赢过他!


  孙尚香一如既往的跑到了红爸爸处等待,她隐在旁边的草丛里等候,直到红爸爸出来后,才翻滚出去,开出一炮,不断地走位躲避,射击。


  直到红爸爸剩下了一丝血之后,孙尚香欣喜地正准备一炮收走,红爸爸的头上却忽然降落下一道小闪电。


  闪电?


  孙尚香愣了一秒,红爸爸倒下了,光环却并没有亮起,一秒过后她立刻反应过来。


  该死!


  这不是那些打野英雄带的惩击技能么!


  果不其然,韩信的身影立刻从石墙后面那草丛里跳出来,他的脚下亮着红爸爸独有的光晕。


  那明明是她的!


  孙尚香愤怒。


  然而韩信却不似其他人一样,偷完了就走,反倒是身躯一纵,跃到她的身边来。


评论(17)
热度(36)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