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幸 【中篇】 信香 续二

      孙尚香那一整天都是消沉的。
  
  她没有动过,她没有吃饭,只是坐在她院子里的石凳上,不知道望着何处发呆。
  
  整个孙府的人都急了,轮番的去劝,却被孙尚香用关上的门拦在了外面。
  
  韩信一下子就慌掉了,这很明显是他的过错。
  
  他很少有这么慌张的时候,基本上,十岁以后,就没有过了。但是这一次因为她的消沉,他慌了。
  
  韩信发挥他的本领,的确没人能从门里进去,孙尚香院子的墙也很高,但是韩信愣是跳了进去,留下外面仆人们目瞪口呆。
  
  此时夜空星辰灿烂。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身边去。
  
  女孩现在双手环着膝,安安静静地坐在凳子上,一个蜷缩起来的姿势,一个保护自己的姿势。
  
  对于向来张扬高傲的孙家大小姐来讲,有这种安静的时候,简直是个奇迹。
  
  但是现在没有人顾得上什么奇迹不奇迹。
  
  他走到她身边,坐下,忽然伸手抚摸上她的发顶。
  
  孙尚香一早上起来就极其消沉,也没梳头发,更不用说扎辫子。
  
  长到臀部的长发散漫的披着,更加令她多了沉静温柔。
  
  孙尚香只是微微抬起眸子望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
  
  韩信叹了口气。
  
  果真很严重。
  
  要是寻常她肯定会骂“你是鬼吗走路都没声音”还有“姓韩的把你的爪子从本小姐头上移开”。但是她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像是对外界漠不关心的姿态。
  
  他看见她抬起头的刹那,眼眶有些红,眼里湿漉漉的,像小鹿一样。与她平时绝对不相符。
  
  韩信轻声说道:“那门炮……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孙尚香沉默了很久,才微哑着嗓子答道:“我父亲在我五岁时死掉,是娘亲和兄长们抚养我长大的。那门炮,是父亲送给我的唯一礼物。”
  
  她的声音显得软软的,格外惹人心疼。
  
  不等韩信说话,她静了一会儿,又说: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那门炮在我身边,我就很安心。”
  
  “可是……”她嗓子忽然哽咽起来,“我把它弄丢了……”
  
  韩信沉默着。
  
  他当然知道孙尚香的身世。虽然贵为吴国公主,但是她幼年丧父,大哥孙策支撑起父亲逝去后的吴国,可是不久小霸王孙策死了,她只有母亲和二哥孙权了。
  
  虽然哥哥爱妹如命,给她最好的,放任她的所有任性,可是这终究还是无法和父亲相比。
  
  她缺乏安全感。
  
  所以她努力的让自己变强,所以她扛着与女孩子绝不相符的重炮上硝烟弥漫的战场,所以她那么骄傲,不肯让人知道自己脆弱的心。
  
  韩信摸了摸她的头,柔软的发丝从他指间流泄。
  
  “我知道了。”他说,“那门炮对你而言,意味着的是安全感。”
  
  孙尚香微微抬起头,一双眼睛从环起的手臂里面看他。像极了某种动物。
  
  韩信声音含笑,低低的撩拨人心,她仿佛看见他的眼睛里装满了他身后夜空上的漫天星辰:
  
  “可是……香香,你有没有想过,要找一个有安全感的人呢?”
  
  孙尚香那一刹那愣神在他的眼睛里,在走神,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于是问道:
  
  “你说什么?”
  
  韩信眼里星光忽然黯淡一下,又正常:
  
  “没什么。”
  
  “放心,它肯定会回来的。”
  
  “我不会让你失去安全感的。”
  
  孙尚香楞楞地看着他:
  
  “哦。”
  
  韩信站起身,把她的双腿温柔的放下去,微笑:
  
  “饿不饿?”
  
  孙尚香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一整天都没吃饭,肚子十分应景的叫了一声,像是在回答韩信。
  
  韩信笑了一声。
  
  孙尚香立刻红了脸,但她现在不想发作,只是赶紧把脸埋进臂弯里伏在桌上。
  
  好丢脸……
  
  不想见人了怎么办……
  
  为什么她又在他面前丢脸了啊……
  
  肯定是他的错!她下次轰爆他的头!
  
  韩信转身出去,给她端了碗粥进来。
  
  “喝吧。”
  
  孙尚香扭头拒绝。
  
  太丢脸了。
  
  “不喝我就喂你。”
  
  那更丢脸了。
  
  孙尚香低着头接过碗,一言不发的喝了起来。
  
  韩信却突然拿出他的长枪。
  
  孙尚香立刻吓了一跳,抱着碗避得远远的,语气警惕:
  
  “你……你要干嘛?”
  
  韩信无奈的笑了笑:
  
  “我不会伤你,你躲那么远干嘛?”
  
  孙尚香这才极其不放心的挪了回来。
  
  却只见韩信伸手抓住自己的一缕长发,在锋利的枪尖上一割。
  
  一缕火红的长发落在了他的掌心里。
  
  他把他的长发放回,收起长枪,在身上解下了一个什么。
  
  孙尚香看了一下,那是一块通体碧绿的玉玲珑。
  
  韩信把那缕割下的长发揉成一条细绳,串过玉玲珑,玲珑挂在了上面。
  
  他又捣弄了一下,终于做成一个吊坠。
  
  只是吊坠的系绳,是他的发。
  
  孙尚香没忍住吐槽:
  
  “你怎么这么……心灵手巧?”
  
  “难道你学过女红?”
  
  她都没学过。她都没这么细致。
  
  有没有天理了。
  
  这家伙打架打得好,连女儿家的手艺都会。
  
  孙尚香一阵惭愧。
  
  韩信没回答她,把那串玲珑交到她手里:
  
  “这个就送你了。”
  
  “这是我小时候母亲送给我的玲珑玉坠。”
  
  孙尚香仍然楞楞的望着他:
  
  “哦。”
  
  韩信笑:“可千万保管好。”
  
  静了静又道:
  
  “我……明天大概就要走了。”
  
  “哦……啊?”
  
  韩信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们会再见面的。”
  
  “一定。”
  
  总还是……要用配得上你的身份出现在你的面前。
  
  “喝完就去睡吧。你一天都没休息,这么晚了还不睡,可对身体不好。”
  
  “明天你的炮会回来的。”
  
  那……你也会回来吗?
  
  孙尚香没有问出来。
  
  韩信离开后,她又发了一会儿呆,就回房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晨,孙尚香还没醒过来的时候,韩信就已经走了。
  
  那个人仅仅持着一杆长枪,在初升的朝阳下踏往远方。
  
  所有的短暂停留都无法羁绊前行的脚步。
  
  孙尚香起来后,发现她的重炮果然静静的躺在她的床边。
  
  “小姐,韩信走了。”
  
  就走了?
  
  “嗯,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孙尚香从怀里拿出用他的长发系着的玲珑玉坠,把它挂在了重炮上面。
  
  5.
  
  两年后,孙尚香及笄。
——
终于更完了。手机更得吐血。。。。

评论(12)
热度(31)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