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幸 【中篇】 信香 续三

   新晋之主蜀国刘备来向吴国求亲。求取——孙尚香。

  孙权当然是不愿意的,孙尚香是他唯一的妹妹,也是他现在唯一剩下的手足,因此想尽办法刁难刘备。然而刘备三顾茅庐请出的军师诸葛亮令赵云与刘备同往,再给出锦囊妙计。

  孙权也没办法,刘备的确逼他很紧,确实是坚定的要娶孙尚香的样子。

  孙尚香要求在朝廷上见刘备。

  “你很喜欢本小姐吗?”

  孙尚香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男人,那个想要成为她夫君的男人。

  “是。”

  那个男人毫不觉得耻辱的,仰起头看着她,顿了一下,展开微笑。

  “那本小姐怎么能确定你的爱?”

  “孙小姐会知道的。”

  孙尚香转头看向王座上的孙权:

  “王兄,你老实告诉我,现在……如果我不嫁会不会令你很困扰?”

  孙权犹豫了一下,说:“是。”

  “香香,哥哥是不会出卖你来换取政治上的利益的,哥哥只会把你嫁给你喜欢的,配得上你的人!你不愿意哥哥是不会把你嫁给他的。”

  她转身,复而看着刘备。

  很轻巧的话:

  “那好,我愿意嫁。”

  满座人皆震惊,不明白这位向来任性高傲的大小姐怎么突然如此。

  “香香,你……喜欢他?”孙权问道。

  “还没喜欢。但是,我愿意嫁。”

  孙尚香说。

  因为,我不嫁的话,哥哥你会很麻烦。

  “既然他很喜欢本小姐,那么嫁给他后,本小姐也有喜欢上他的可能。如若不幸福的话……”

  “大不了休夫罢了。”

  一句极其违背礼法、大逆不道的话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出了口,孙尚香漠然地面对所有震惊的目光,高傲至极。

  刘备笑了起来:

  “不会有休夫的一天的。”

  

  嫁给刘备后,一晃两年过去。

  孙尚香正坐在她院子里的古樟木上,晃着腿,看月亮。

  自从韩信离开,已经三年过去。

  孙尚香把目光移向下面石桌上的重炮,清冷月色下,晶莹剔透的玲珑在风里欢快飘荡,发出“呜呜”的声响。

  作为系绳的红发依旧鲜亮耀眼。

  当初送给她这个玲珑的人,直到现在,她都没听见过他的消息。

  孙尚香也差不多快忘了他长什么模样了。

  好多好多相处点滴,也都模模糊糊。

  本来就是,不过是一个收留了三个月的幕僚而已,不是特别亲密的人,时光一冲,就冲淡得差不多。

  不过她记得,那个人,拥有非常好看的容颜,火一样的红发,还有……

  好像盛满了天上所有星星的漂亮眼睛。

  正出着神,孙尚香忽然听到一道声音:

  “夫人这么晚了还不睡,可对身体不好啊。”

  孙尚香忽然一晃神,这句话,好像曾经有人对她说过。

  是谁呢?

  她哼了一声:

  “本小姐在这里赏月,你有意见?”

  刘备在树下转出,坐在石凳上,无奈的望着她微笑:

  “哪敢哪敢,夫人就是一切。”

  孙尚香折下一片树叶,放在唇边轻轻吹了起来。

  是一首欢快的吴国的小曲。

  刘备就坐在树下,单手托着腮,仰头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她。

  经过两年考察了。

  她发现刘备的确很好很好,也是真的很喜欢她。

  也许……

  的确是一个值得她托付的人。

  可隐隐约约,她又好像听到谁在呼唤:

  “香香……”

  “香香……”
  
  心里好像有什么,在细密的阻挠着她。阻挠着她对刘备产生感情。

  管他呢。
  
  她想,她可以开始尝试,依靠着他了。

  一曲吹完,孙尚香颇有点自得地对刘备说道:

  “喂,姓刘的。给本小姐接好了。”

  刘备还没反应过来,孙尚香就已经身躯一纵,从树枝上跳下来,发尾飞扬。

  刘备只来得及接住她。

  少女的身躯填满的他的怀里。

  这是惊喜的。她嫁过来两年了,这是她第一次表示亲近。

  然而孙尚香却没打算给他多少机会,转身挣开,往房间里跑去:

  “本小姐就睡觉去啦,你回你的院子睡觉去吧。”

  刘备还保持着那样抱住她的姿势,怀里空空,却似是还残有少女的温软。

  半晌,他无奈的笑了笑。

  石桌上,玲珑在夜风里“呜呜”作响,像是有谁在如泣如诉。

  

  也是这样的月光下,战场。

  他们已经被围困三天了。

  韩信仰头看着夜空,他的眼睛是比星空更灿烂的深邃。

  这月色真是清冷啊。

  像是三年前他与她作别,安慰她的那一夜的月色。

  他转头看向其他士兵萎靡不振的样子。

  已经三天了。

  粮食都已经耗尽,再这样下去,他们会战败……

  会死掉。

  怎么可以呢,还没有见到她。

  既然……已经退无可退的话,那就背水一战吧!

  就算再惨重,也决不允许战败!

  已经忍无可忍,所以绝不认输!
  
  时年她十八岁,他二十四。
  
  孙尚香从来都没有发现,她的心里很早就埋下了一点火红,只是还来不及发酵,还来不及令她发觉,她便将整颗心都封冻。
  
  未曾想过,也不能埋下其他。

  6.
  
  命运总是在无情的戏弄着世人,好像是要让人明白头的不可违抗。

  谁都没有想到。

  蜀吴之间的联盟破碎了。

  毫无疑义的,联姻与刘备的吴国大小姐孙尚香成了最惨的人。

——

啊哈,刘备出来了,然后接下来就没有他戏份了,所以说别阻拦我大小姐和韩信的相会嘛。

再过一章就可以见面啦。

不过你们要猜猜这之间发生了什么。

更新完,正在吐血ing

我去补番了灰灰

评论(28)
热度(27)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