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幸 【中篇】 信香 续七

  “嗯,毕竟,我现在可不是闲人了。”


  真是怀念过往的那段短暂时光啊,那个时候,我的世界里,唯一最重要的就是你,没有其他东西的羁绊和束缚。


  如果……当年我不曾走,我一直留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是否如今也是另外一番风景……


  但是,我不曾后悔。我更愿意,用足够尊贵的身份,让人们将我们放在一起。我愿意,从今往后陪伴着你,予你欢喜。


  孙尚香说不清楚那一瞬间自己心中掠过的低落与失望是怎么一回事,她低下头,沉默不语。


  他突然又顿下身形,微笑:“明天也在这里等我?”


  孙尚香愣了一下:“本小姐没空。”


  韩信叹气,伸手揉她的头:“想我以后就直接说,我不会嘲笑你的。”


  “……滚。”


  “本小姐才不想你。”


  在机械的少女心里,第一次出现了微弱的情绪。


  


  孙尚香开始经常的在王者峡谷中遇见他,拥有“国士无双”这个极其风骚的名号的他,在战场上也是一样的风骚。


  他是一个典型的打野英雄,她系统里所拥有的关于他的资料显示,这货有极强的打野和反野能力,所以,如果她不小心在敌方看见了他,千万要小心。


  队友的他经常反野,还老是要拖她一起,声称她有位移特别灵活,她面无表情地说:你怎么不叫貂蝉李元芳他们这些呢他们也有位移啊,他说:不不不他们都没有你灵活。其实她仔细想了想,也对,她的确是冷却快有位移极其灵活的,而韩信这个家伙,作为一个位移最多的家伙,作为王者峡谷里没人追得上的一个传说,永远都在享受着被追杀被群殴的快感,如果不够灵活,还真不敢跟他一起去反野,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身法飘逸如风,一旦跑慢了被逮了,可不好受。


  孙尚香就有几次这种悲惨的经历,韩信的步伐太不好跟了,饶是她灵活,终究还是跑不过他,终究还是被对方集团逮住了,然后,对方的火力与怒气全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她被集火了……而韩信因为有她被抓引开了敌方的注意成功逃脱并且继续浪……


  几次下来,孙尚香吸取惨痛的教训,坚决不想去了。


  对手的他前期极其的难缠,后期她发育成型他失去经济优势倒是能让她出口恶气。他有时候让一让她,有时候毫不留情地一顿暴打。


  不过这倒没什么,孙尚香特别气愤的是,韩信一般都是反蓝爸爸的,可是,只要她是他的敌人,那么他必然反红……


  于是孙尚香的队友经常特别高兴:


  【月光之女】露娜:小香香撑住,这局总算不用担心他来反我蓝了。


  ……她还能说什么她也很无奈啊。


  孙尚香知道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虽然不及李白那么多,原因大概是他不像李白一样那么撩。但是她觉得这样还是挺好的,倘若追求他的女孩子多了,那么作为他的朋友的她肯定要被误会,肯定会被熊熊妒火烧死……


  某天晚上,她一如既往地在那里望月。


  其实是等他,但是她死不肯承认,非说是要欣赏月亮。


  韩信也一如既往地来了,只是,这一次,他带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用红绳系着的碧玉玲珑吊坠。那绳子编得极其漂亮,不过,她瞧着觉得那红绳很像他的发。


  韩信俯身,笑着把这东西递给她。


  “给。”


  她仰起脸看他,接过,红绳绕在她冰冷的手指上,系着的玉坠在风中轻轻摇晃,发出很轻很轻的“呜呜”声,她又低下头端详这玉坠与红绳:


  “编得真漂亮,这是送给本小姐了吗?”


  “当然是的,”他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我找这个东西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还好它还没有被毁掉。”


  孙尚香盯着这个佩物,说:“它的前主人一定是个很心灵手巧的人吧?才能有这么漂亮的东西。”


  她想知道这个佩物,是否曾是别人送给他的,他这么个大男人,不太可能编得出这么精巧的东西。


  她愣了一下,可是,她怎么突然开始这么在意是不是有别的女孩子也曾这么亲近他……


  旁边韩信却已经说话,含笑的声音:


  “一点都不,我送给她那么久,她就从来都没有好好爱惜过,甚至还把它弄丢了。这绳子,可别以为是她编的,这是我刚编的。”


  孙尚香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原来,这饰物是他曾经送给别的女孩的么?


  她听得出来,他的口气里满满都是怀念与幸福。


  语气却依旧淡漠:“她……你现在为什么又要把送给她了的东西送给本小姐?”


  这话说出来,孙尚香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对。


  怎么……自己的反应,像是喜欢他了一样……


  不行!不可以……


  他们只是朋友而已,她不要出现这样的情绪……


  他顿了一下:“因为……她不在了。”


  孙尚香说:“她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又不在了?”


  韩信笑了笑,握住她冰冷的手。


  尽管是机械,尽管她全身的血液冰冷,但是她如此真实的感受到了,来自于他的温度,来自于他的温暖。


  “她啊……她选择错了人,她以为自己被全世界都辜负掉了,就选择离开了。”


  又自嘲的笑了笑:“不过也怪我,怪我当初没有选择陪着她。”


  她问:“那她现在呢?她现在在哪?”


  “她不在了。”


  很沉重的四个字。


  那双沉了漫天星辉的眼睛忽然凝视住她:“但,也可以说还在。”


  “可是我很担心,她可能……真的回不来了。”


  孙尚香几乎听不懂这番话,但是她不想去询问。


  她收紧手指,牵动玉坠,顿时玲珑晃得剧烈了起来,她却沉默不语。


  韩信察觉到她的异样,握她的手握得更紧了,虽然那冰冷坚硬的合金握着很疼,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松手,紧紧地抓着她,像是怕她跑了一样,并且,轻轻地,倾身过来……


  那一瞬间,孙尚香感觉身体里的电流,流转加快了。


  好近……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系统程序里也没有关于这个的记载解释和处理方法。她就那么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不敢动,感受到随着他的靠近渐渐而来的温热,任凭他柔软的火红发丝垂落,轻轻拂在她的脸上。


  她才发现,原来她还是有感知的。


  其实若旁人来看的话,几乎要以为韩信要吻上去。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从她手里温柔小心地拿出红绳,系在了她的腰间,又回来坐好。而孙尚香还怔在那里。


  他看着她呆呆的反应,失笑:“怎么了?”


  她迅速的回过神来,忽然微微起来一些,伸手就去拿他的发绳!


  大概是因为她的动作太快太突然,韩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任由她扯掉了他高高束起的马尾。


  火红的长发没有了束缚,柔软的垂落了下来,洒满了他满肩,垂至腰际。


  柔和的银色月辉下,散着长发的他徒增一种柔和之美,温柔得不像话。


  她一时竟然窒了神。

#####

就这一天假努力更新一章。

是不是超甜啊prprprpr捂脸(*/ω╲*)

小傻瓜吃自己的醋干什么哈哈哈

期末考试我就回来了!

这几天在学校里闭关想到两个梗可以开新的信香文了,一个是……h文(嘤嘤嘤我人生的第一篇h文就献给信香了)想看的在评论留一下,期末考试后我就把它输成电子版

一个是变成猫梗,《他和她的猫》,没有什么比猫更适合大小姐啦~这是个甜,段子体

想看的就在下面吱一声洗洗

评论(8)
热度(32)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