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幸》 【中篇】 信香 续八

  韩信却微微皱起了眉:“你……干什么?”


  孙尚香答道:“韩信……你这个样子,很像一个美人。”


  可美人不领情,还是笑:“可是我是一个男的,用美人这个词,有点不太合适吧?”


  她没说话,夜风吹起他的长发,拂过玲珑,声音“呜呜”,低缓柔和。


  沉默许久,她忽然问道:


  “韩信。”


  “嗯?”


  “你相信……幸运吗?”


  他轻轻仰起脸,长发火红与月光银白相辉映:


  “我不相信宿命,更不相信运气。”


  我不相信宿命,因为,它似乎在告诉着我们不能在一起,它始终判定你不能幸福,所以,我不相信它,更要打破它。


  没什么可以阻挡我与你在一起的。


  香香。


  无论是谁。


  他偏过头来看她:“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孙尚香笑了笑:“没什么,突然想问罢了。”


  


  韩信想邀请孙尚香单挑。


  孙尚香很果断的拒绝了,毫不留余地。


  他问她为什么,少女一脸傲娇的说:“本小姐更喜欢群殴你。”


  无奈。


  他知道,她不愿意与他单挑,其实也是有些害怕他。不管是人还是机甲,她都那么强烈的自尊而骄傲。


  他垂下眼,眸光如月华流淌。


  可是你不知道,香香。


  自从那一年唯一一次你我单独对峙后,我已知,我再也不能赢过你。


  因为,我曾经如此悲痛的以为,我永远的失去了你。


  我曾经独自离开,让你面对世事苍凉。


  我向自己许诺过,绝对不会再让你孤身一人,被逼入黑暗孤苦的绝境,想忘记掉所有,因此,每一次,我都会陪着你,更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


  可这一次,我只是想,勾起我们不多的、却弥足珍贵的回忆。


  


  韩信陪了孙尚香三年。


  当初是三个月,现在已经有了三年,而且看样子还会继续下去。


  孙尚香不知道她对韩信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她也不知道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只是,她很依赖他,她很想让他一直在她的身边,虽然她都没有说出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她以为,这只不过是因为他是她唯一的朋友,但似乎又,朋友还不够。


  孙尚香觉得这样很好,又隐隐觉得自己想更进一步。


  她不知道更进一步是什么,只是依旧既害怕又恐惧。


  他还是有几次试图告诉她过去的事情,但是她每次都很坚定的拒绝了。


  她不想听。


  当年吕布的模样还深深地刻在了记忆里。


  她很怕。


  所以,韩信,不要再提过去了好不好?


  你不曾见过吕布那时的模样,你不曾知道他字字血泪的话,你不明白他的痛苦与可怜,都是回忆,是感情,是痛苦。


  而我,不想变成他那个样子。


  如果回忆痛苦又令人绝望,也没有你在我身边,回忆是你曾伤害了我,那我宁愿永远空白,只需要这些你是我朋友的温暖记忆。


  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唯有你就够了。


  可是,终于有一天他要离开一下了。


  韩信微笑着说:“君主有令,我还是得回去一个月,香香,你愿意去我的封地看看吗?”


  等你与我携手共达,我想,我总还是要给你这样一个惊喜。


  我终于还是想向你求亲。


  可是她却笑了笑:“不必了,我一直都待在基地,除了战场,不习惯别处。”


  他眸色陡然暗淡:“真的不去吗?”


  “嗯,博士不允许我离开基地。”


  韩信忽然想起来,徐福其实一直都在禁锢着她的自由,几乎不允许她和从前的熟人交流,尤其是从来就没有让她和刘备见过面,对小乔也防得较严,他也是实在和她的交情少,不为人所知,才令徐福对他放松。刘备一直未能见到她,不过他看上去现在刘备应该也只能接受了,又恢复了,到底是心里装着天下的人,而且,毕竟还是有甘夫人,有个孩子刘禅,他的十七娘娘孙尚香留给他的印记渐渐淡掉了,只是这样曾经的深爱,还是会痛彻心扉。


  孙尚香对徐福的命令从来不反抗,她的诞生,本来就是徐福,本来就是该执行徐福的所有命令,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她的每一场战斗结束,都不曾停留,也从未与人交流过。


  而徐福唯一一点点的慈悲,就是让她每天晚上,可以在守卫重重的基地里的这个悬崖上,散散心。


  这里几乎是她一个人的世界。但是,旁人进来,却被外面守卫重重。


  他也是身法极其的好,才能够拥有这个与她在一起的机会。


  这也正是他是她唯一朋友的原因之一。


  韩信凝视着她,嗓音低沉柔和:“香香……我带你着你,离开徐福的控制好不好?”


  她却果断拒绝:“不可以。”


  “为什么?”


  她索性耍了脾气:“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倒不是对徐福有多忠诚,也不是对他有多么讨厌。


  孙尚香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想克制对韩信一种,悄然滋生,如今蔓延起来的,不知名的情绪。


  他却还笑得出来,眼神暗淡:“那我走了。”


  “我不在的话,你也要好好的。”


  韩信伸手想揉她的头,可是忽然就浮现了她说“不可以”时对他的抗拒,像是被扎了手,半空之中又退了回来。


  孙尚香隐约觉得不对,似乎,自己应该向他解释一下她为什么抗拒的原因,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转身离去,月光在地上拉出了他长长的影子,初秋的风吹过,有些冷,一弯钩月,光辉似柔和似清寒。


  玲珑玉坠不期然被拂动,发出凄然的呜咽。


  孙尚香心里忽然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却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望着他的背影,她终于还是喊了一声:


  “喂!韩信!你也要好好的啊!”


  韩信压抑住转身回去抱住她的冲动,没有回头,只是抬起了手,示意告别,声音沉沉。


  “好,我答应你。”


  她一直目送着月色清辉下他的背影。


  直至消失。


  


  8.


  孙尚香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她需要面对一次自己的内心。


  她想了想,便一天都待在峡谷战斗,终于有一场让她碰见了小乔,这个自称是她闺蜜的女孩子。

#####

这章似乎有点虐是吧x

别担心,下章香香要告白啦,香乔也有福利啦,撒花撒花。

唔,其实你们还吃什么cp可以告诉我啊,我不反感并且有梗我就写呀。

其实以前写过一个短篇备香祭奠官配,但很不走心……果然不太喜欢备香prprpr,不过倒也不是很不走心,我通常写文不喜欢写低质量的东西,只是这个不如信香这篇用心得多罢了……想看留评论,我以后打成电子稿发上来呀。

评论(8)
热度(28)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