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幸》 【中篇】 信香 续十一

  一弯银月晃晃悠悠的爬上了半空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孙尚香一直手捧着粉蔷薇花,眺望着他来的方向。


  可他没有来。


  她并没有疑心什么,她一直都很相信他,他从来都是言出必践的,而且……他怎么可能不来……明明他知道这样会让她很难过啊,他怎么会不来。


  可是随着漫长的时间过去,她的内心也渐渐焦躁了起来。


  小乔后来一直在问“他来了吗?”“来了吗?”“他怎么还没有来?”“到现在了,总该来了吧?”


  她沉默,只是一遍一遍在系统里输入回复:


  没有。


  没有。


  没有……


  别在腰间的玲珑玉坠安安静静地垂着,火红的绳鲜亮如初。


  她在系统里查看了一下时间。


  23:50


  快到第二天了。


  他从来都是一个守信的人,尤其是对她。既然他说了今晚会来,让她等他,那么他就绝对会在今天来,不管发生什么,绝不会到第二天。


  除非……他不想理你了。


  不过怎么可能啊,他明明……她明明……她明明那么喜欢她啊!他不是一直想要亲近她吗!


  满怀着希冀,内心却十分的焦躁而忐忑。她固执的保持着捧花等待的姿势,固执的守望着那个方向。


  他……一定会来的。


  她信他。


  十分钟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的漫长。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心也在上下跳动。


  终于——


  “滴。”


  到了零点了。


  新的一天。


  孙尚香终于失望。


  他真的……没有来。


  她沉默,一字一字的输:


  【孙尚香】:小乔。


  【孙尚香】:他没有来。


  好一会儿后,小乔才回了消息。


  【小乔】:那……你怎么办?


  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吹得她的裙子飞扬起来,吹乱了她一头精心打扮得粉色长发,吹得玲珑发出尖锐的“呜呜”声,宛若凄冷狂风中有人在大哭。


  她默然片刻,才输入。


  【孙尚香】:继续等。


  【小乔】:香香,你还是不要等了吧,他没有来就算了。


  【孙尚香】: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他答应了我的,就一定会来的。


  与其说是在让小乔安心,倒不如说是骗自己安下心来。


  说完,她就拒绝接受消息了。


  什么也不要想,不要去想了啊孙尚香。


  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


  在他来之前,不要想太多,他怎么会忍心,让你伤心啊。


  固执的立在原处,她垂下眼眸,长长睫毛遮掩住碧绿里的水光。


  她不知道她等了多久。


  半夜,忽然有几朵乌云飘过来,铺盖了这片夜空,月亮与星辰被掩盖住,大好的天气忽然刮起大风来,便开始阴沉的下起雨来。


  暴风雨。


  豆大的雨珠哗啦啦的下了起来,打在人的身上,也有些疼,让人睁不开眼睛。


  孙尚香却还是站着,固执的等待。


  小乔发来了消息。


  【小乔】:香香,你那边雨声好大!你还在等吗?快回去吧!雨这么大,他不会来了!你不能伤着自己啊!


  她没有回消息,仰起脸,雨打在她的脸上,她没有哭。


  不要去看。


  不要去信。


  他会来的……


  他一定会来的……


  玲珑灌了雨水,像是哭到哽咽,失去了声音。


  


  终于等到天明,雨停了。


  灰蒙蒙的天空下,那片怒放的蔷薇花海在昨夜的暴风雨里,被打击得零落不成样子,花瓣四处飘零在地,好多只余下了孤零零的花梗。


  雨停了。


  可她却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


  机甲,是没有眼泪的。


  她的泪都是冰凉的血。


  孙尚香终于绝望,她如此清晰的意识到,他真的,不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么……


  是这样的啊……


  他……不喜欢她。


  飞行器受她的召唤而来,她翻身跃上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地上,空余下一束花瓣七零八落的蔷薇捧花。


  


  半个月过去了。


  孙尚香每天都沉默而冰冷的在基地、战场两点一线的循环,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战斗时,她的冰冷让人忍不住畏惧。


  可是她一次都没有看见韩信。


  韩信像是消失了一般,从此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她也不想去打听,,只是又恢复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甚至更甚。


  直到——


  那场战斗后,她低头安静的擦拭着手炮,听到队友妲己和另一个队友在讨论:


  “话说韩跳跳呢?好久没有看见他来反野了。”


  那个人怪异的看了妲己一眼:


  “韩信?他早就死了!半个月前他被吕后一杯毒酒给赐死了!听说是子夜咽的气呢!”


  ……死……了?!


  一瞬间她的世界就空掉了,只剩下这两个字。


  孙尚香手上拭炮的动作停了下来,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反反复复的循环着一句话:


  韩信……


  死了。


  9.


  谁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就这么突兀的发生了。


  第二代末日机甲感染“AI”病毒,孙尚香失控。


  得知到这个消息时,徐福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该死!她究竟什么时候又和从前的人熟悉了!”


  末日机甲改造再度征人,前往阻止失控的孙尚香。


  而孙尚香那边。


  自从听到那句话开始,她的眼前忽然就蔓延开一片绯红,她不知道那是他长发的颜色,还是鲜血的颜色。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的,但是她知道,她没有顺从的返回基地,她好难过好难过,她想四处去转转。


  可路上看到的每一张面孔,忽然就都幻化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的脸。


  “韩信死了!是我赐死的!


  每一张脸,都在可怖又得意的朝她大笑。


  她感到一种无法抑制的绝望与痛苦从心底蔓延成灾,她想逃开,她不想看,可是无论睁开眼闭上眼,那张可憎的脸都在眼前,那声音一声声得意的重复。


  她崩溃了。


  抬起炮,她不停的朝每张脸开炮,想停止那个女人的笑与出现,又想要逃跑躲避,可是,到处都是,躲也躲不开。


  每一次忍受不了的开炮之后,都有鲜血渐渐蔓延到她的脚下,一瞬间她又觉得快意,可很快又是巨大的恐慌。


  在这样的恐惧之下,她的精神越来越混乱又崩溃,而许多被封存的记忆,忽悠一点一点的涌了出来。


  她渐渐回忆起了很多。


  从初见开始,到如今的记忆,所有的,都是他。


  时空之中,她眼前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十四岁那年她与他的初见。那才是他们的初见,不是那次他救她于吕布戟下。


  彼时年轻气盛的她,为了帮助一个老奶奶抓住小偷,扛着重炮满大街的追着,不时开炮攻击想让小偷停下,一路上鸡飞狗跳,毁坏了不少东西。

#####

玻璃渣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25)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