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幸》 【中篇】 信香 终篇

  终于,斜里横过来一根木棍挡住她去路,戴着斗笠看不见面容的男子,用一根随意拾来的木棍,使的却是一手极好的枪法。


  她恼了:“敢挡本小姐的路?你没看见本小姐在追盗贼吗?”


  他笑了,很好听的声音:“可是,孙小姐,行善可不是这么行的,这一路过来,你毁坏了多少东西啊。”


  她脸一红:“多管闲事!还轮不到你来说教本小姐!让开!”


  他虽然穿得落魄,姿态却是不卑不亢:


  “接下来,为了大家着想,还是我来吧。”


  说罢他就动了起来,极快的追上了那个跑远的小偷,斗笠上的轻纱飞扬间,她隐约看到一缕火红一闪。


  见那神秘男人抓住了小偷,老奶奶也对他连声道谢,并不干她什么事,她也就悄悄的离开了,并且吩咐随从去叫哥哥补偿那些被她毁坏东西的百姓。


  而傍晚时,她走在暮色下的大街上,却在桥洞下的流浪汉聚集地看见了他。


  那是一个红发的男子,虽然如众多流浪汉一样落魄,穿得单薄,但他端坐间,却自有一种超然人外的清贵之气。


  这人姿态看上去有些眼熟。


  鬼使神差的,她走过去问他:


  “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抬眸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流露出笑意:


  “在下无家可归,打算在此过夜,明天就走。”


  被他盯住的一刹那,孙尚香有些晃神。


  她鬼迷心窍般的,对他伸出干净又白皙柔软的手:


  “跟本小姐走吧。本小姐收留你了,反正看上去你也还是有点用的样子。”


  他愣了一下,笑了,也伸出手来,搭上她的手,握紧:


  “好。”


  “在下韩信,字重言,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她在流浪,失控杀人,被追杀这样的生活里过了五个月。


  每一次与越发难缠的、前来阻挡她的对手战斗,她的脑中就一遍一遍的回放他的容颜,与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所露出的每一个表情:


  【早啊,孙小姐。】


  可为什么现在,再也没有一个人,向我如此打招呼。


  【放心,它肯定会回来的。】


  可你呢,你是否也一定会回来?


  【可是……香香,你有没有想过,要找一个有安全感的人呢?】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可我怎么每次,都在错过呢。


  【你一天都没休息,这么晚了还不睡,可对身体不好啊。】


  如今我每天都没有休息,我每天都这么疲倦,可你呢?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来阻止我啊?


  【以前就跟你说了,对战的时候,尤其是对战男人的时候,多采用点战术策略。如今你又都忘得一干二净,现在可不就吃亏?】


  韩信,韩信,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深深的记在了心里,你回来好不好?我需要你啊……


  【你一个人也挺孤单的,不嫌弃的话,我每天都来陪你说说话,我便是你朋友了。】


  现在的我每天都在孤单的流浪,可你怎么没有来陪我说说话了啊……你这个……骗子……


  【其实,真的是有快乐的回忆的,如果你记不起来,我想,你大概会后悔,确定真的不要听吗?】


  我好后悔啊……都怪我一心想要逃避,那么冷漠地拒绝你想要恢复我们过往记忆的想法。现在,我愿意坐下来陪你,我想听你回忆我们的每一点每一滴,再久也不逃避,你回来讲给我听好不好?


  【可我很担心,她可能,真的回不来了。】


  我回来了,韩信。可为什么,是以你永远的离开我作为代价?


  【君主有令,我还是得回去一个月,香香,你愿意去我的封地去看看吗?】


  我愿意啊,我愿意的,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香香……我带着你,离开徐福的控制好不好?】


  我站在每一处天涯,等待着你向我伸出手,逃离这片没有边界的苦海,可你怎么不愿意再出现了呢?


  期间,她遇到了张良。


  西汉留候张良,不是来杀她的,他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他只为了给她传一句话:


  “他那天晚上,最后托狱卒来求我。”


  “他让我告诉你,不要再等他了。忘掉他,好好过你的生活。”


  “本该早就要转告你的,可我去晚了一步,没能找到你,接着就听到你失控的消息了。”


  原来那天晚上,他直到最后,都是惦记着她的,他的最后,竟然还是记着他对她的承诺,记着她的幸福,千辛万苦的托人转告,只为了她不再等他,为了让她忘记他。


  可我怎么忘得掉你啊……


  一个人的一切,哪是那么容易被忘掉的。


  望着张良离开的背影,原地只留下她怔然,许久许久,她才终于,抬起手来,捂住了眼睛。


  却什么也没有。


  


  五个月真的是太漫长了。


  颠沛流离,却似在回忆中走过了一生。


  她知道她没什么时间了,而她,也受够了。


  她听到消息,徐福已经招到了末日机甲的合适人选。


  孙尚香明白,要结束了。


  来吧,这种生活,我已经厌倦。


  终于,有一天,她在漫无目的的游走中,有一个浑身覆满机甲的人从天而降,脸庞冰冷,面无表情。


  孙尚香太累了,心也疲惫。


  她已经看不清这人的脸,但她倒在了第三代的攻击下。


  而在这最后的时刻,她却笑了起来:


  “如果你不想落到我和前代的下场,谨记如下。”


  “得不到的,不要强求,对你好的,一定要抓住。”


  那个人的手触碰到她的电源,她微笑着闭上眼睛。


  她已经看到那年她对他伸出手,他眼中流露出笑意。


  “在下韩信,字重言,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怎么可以不回答呢。


  她也笑了起来,反手握紧他的手:


  “我是孙尚香,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尾声】


  君生西汉初,我生东汉末。日夜思君未能见,唯有在梦中。


  “韩信,你相信,幸运吗?”


  “我不相信宿命,更不相信运气。”


  可是我信啊。我如此的感谢,命运,让我们跨越时空相逢在这里,在彼此悲凉的宿命中衍生出美好的回忆。


  你知道吗,信。


  遇信,我幸。


  你是,我的幸啊。

#####

完结撒花!来来来!一起撒花!被虐了也要一边哭一边撒花!

接下来更新蔷薇香和白龙信的《crown》还有《他和他的猫》!这下就不虐了!

评论(24)
热度(27)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