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某些不可描述的内容

测试一下发得出来不
不许推荐

  
  这下可有点糟糕了……
  孙尚香从浴缸里出来,猛然发现自己没有带换的衣服和浴巾。
  大概还是只能出去换吧……
  她眼睛余光一瞟,上面倒是摆放着韩信的浴巾和一件白衬衫。
  算了……
  拿他的救下急吧。
  孙尚香拿着浴巾擦拭着身体上的水,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她脸不禁有点红。
  没事,他出差去了,今天要很晚才回来,家里又没有别人,就这样出去一下是没事的。
  她脸红的穿上他的衬衫,他比她高出不少,衣摆遮住了大腿。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孙尚香警惕的探出脑袋,松了口气,才缓缓的且小心的往外走。
  事有凑巧。
  韩信很巧的打开了家的门,更加巧的,在她刚放下心出来的那一刹那打开了卧室门。
  入目就是这样一派香艳的景色,韩信的眼眸一瞬幽深。
  孙尚香被吓得不清,她当然清楚她现在穿成什么样子对于韩信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刺激!
  mmp他怎么回来了啊!
  穿成这样在他面前会死的啊!
  孙尚香还没来得及挪动,那个人影忽然放大,一股力气按在自己肩膀上,瞬间就把自己压在了墙上。
  她脸瞬间红了,韩信的脸在面前无限的近,那双眼眸里忽然腾起了幽暗的火苗,他微笑着,可在被壁咚的孙尚香眼里,却怎么看怎么危险。
  他凝视着脸红的她的眼睛,开口,声音已经沙哑:
  “香香,我好想你。”
  孙尚香脸上的红更上了一度,她用力想要挣脱开,可是韩信的力道她完全挣脱不得,只能被禁锢在他和墙的天地里。
  她别过脸,努力不去看他充满蛊惑的眼睛,哼了一声:
  “可是我又不想你。”
  他笑:“那你……怎么穿我的衬衫?”
  孙尚香脸越来越红,但拼死维持住强硬的姿态:“本小姐忘记带衣服进去了拿你的救下急!”
  她用力挣了挣:“放开!我要去换衣服!”
  韩信语声带笑,话都内容却不怀好意:
  “换什么换,终归还是要脱了的。”
  你你你你!
  孙尚香羞恼的狠狠踩了一下他的脚!
  啊啊啊啊臭流氓好想杀了他!
  韩信却面不改色,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恼羞成怒的一脚,孙尚香不禁有点怀疑自己的力气难道不够?
  她羞愤欲绝的闭上眼,韩信却没放过她,双手攀住她的肩,深深的吻了下来。
  孙尚香满肚子的话顿时都被吞下去了,她被动的承受着,他的吻很温和,细致的考虑着她的感受,慢慢撬开她的唇齿,一个软滑的物体滑了进来。她不是没经验,知道这是他的舌头,想挣脱,可是这个温柔的吻却没有办法逃开。
  在这个吻的加速下,孙尚香的脸越发酡红。
  他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一只手仍然按着她的肩,一只手滑倒她脖子处缓缓解第一颗扣子,孙尚香立马抬上手挡住坚决不肯让他继续下去。
  他倒也不急,顺从着她,解了一颗就没有再继续下去,吻却越发深入,那只手摩挲着她敏感的脖子上的肌肤,勾起撩人的痒,她一不留神,一声压抑至极也诱惑至极的轻喘就溜了出来。
  一吻毕,他把下巴搁在她肩窝上,温热的吐息让她耳垂也红透。
  他几乎把重心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孙尚香推了推他的腰:“放开我。”
  韩信没动,懒洋洋的伏在她身上,一副很疲倦的样子。
  他的确很累吧,出差几天极其的忙,搭飞机几个小时才回来。这样的姿态忽然就勾起了孙尚香心里的一些怜惜,她没推他了。
  韩信声音慵懒又沙哑,低声问她:“可以解开扣子吗?”
  孙尚香立刻醒悟:“不可以!”
  不能再让他占便宜了!
  他低低笑了一声:“其实不解影响也不大。”
  孙尚香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微微起了身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吻下去,对她解开第一颗扣子后露出的锁骨格外的关注,孙尚香拼命忍着,却还是没能控制住的轻喘。
  他忽然抬起头,孙尚香大喜,以外折磨要结束了,他却忽然低下头,隔着衬衫布料准确的含住了她的朱红!
  “唔……”
  舌头的湿热力道隔着薄薄的衬衫传来,他舔舐着,这种感觉在衬衫布料的摩擦下更加异样。她难受的仰起头,轻轻喘息着。他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扶住她的腰不让她滑下去,一只手仍然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逃脱。扶住腰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摩挲起来,撩拨起一路火苗,按着肩膀的手也渐渐向下,力道合适的揉着。
  “啊!”
  他忽然轻轻咬了一下,立刻引起了她一声轻呼,那声音极其的柔媚,孙尚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从自己口里发出来的,才叫出来立刻死死的闭上嘴!
  太丢脸了!
  好想死!
  他好像玩够了,起身,又凝视着她的眼睛,她不肯,他就双手捧住她的脸强迫着她与他对视。
  柔软的红色发丝倾落下来,在她脸上轻拂着,微痒。
  韩信眼睛里带着戏谑的笑意,不紧不慢的吐出了两个字:
  “真空?”
  孙尚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个混账在说什么。
  禽兽!
  她明明都说了她没带衣服进去当然是……他为什么还要这样问一遍啊!
  他故意的!
  孙尚香脸上的红彻底被引爆,韩信看她脸上的表情,好像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罢了罢了,不逗太过了吧。还是要维护一下她的面子的。
  他忽然把她打横抱起,孙尚香措手不及,她只穿着一件衬衣,他灼热的手掌紧紧的贴住她敏感的大腿,好像也带来了一路火焰。
  孙尚香把脸死死的埋在他的胸膛里,像只鸵鸟一样,坚决不肯抬头看外面。
  呜呜呜太丢脸了会死掉的。
  韩信折身往浴室里去:
  “乖,你也不想我还没有洗澡就做吧?”
  孙尚香选择不回答!
  他却不在意她有没有回答,轻笑了一声。
  夜还有很长,他还有很多时间从这个口不应心的家伙嘴里撬出她也很想他的真心话。

评论(19)
热度(38)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