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月下》[铠露]1

#cp说明:主铠露,副双兰信香百里骨科可能各种都会有吧……
orz
新文开始,求支持QAQ
求小红心求小蓝手求评论QAQ可以在下面说想看啥cp,我吃的大概就会写orz

[楔子]
  “原来你竟是这么弱的啊。”他唇角勾起极凉的笑意,是从没有的冷,像极了此夜的月亮。
  
  哥哥。
  
  “月神选中的孩子,居然连刀都挥不了。”他一刀挑开脚边的银色弯刃,落在了远远的地方,不让她拿到。
  
  哥哥……
  
  哥哥……
  
  “我不会杀对敌人都没法挥刀的软弱者。”
  
  哥哥。
  
  哥哥。
  
  “等你足够强大,有斩开一切的决心,再来找到我。”
  
  哥哥?
  
  “到那时,你便来杀掉我,夺取这些本该属于你的力量。或者……我杀掉不够格的你。”
  
  哥哥!
  
  她忽然吓醒过来,缓了好一会儿,转头看向窗外,一弯凉薄的钩月恰如那夜。
  
  是了,这里是东方。

  1.长城
  
  城内的街巷上熙熙攘攘,随处可见与小贩还价的妇人,挑着东西的男人,和四处奔跑的孩子。
  
  这委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这是战场前线一座城池的街巷,是战争的前沿,按理说应该人民不会太多。可这里,却与安定之地无异样。
  
  孩子嬉笑着从她身边跑过,手里的糖葫芦鲜艳甜蜜,带起来一阵轻风。
  
  她抬手拢了拢被这轻风微微吹开的白纱,不让自己露出分毫。
  
  过往的人都不禁多多注视她一眼,这个女子戴着一顶斗笠,长长的白纱从帽檐上垂下,直到胸前,把她的容颜遮得严严实实。
  
  好奇怪的女子。
  
  遮得这么严实,不是丑就是极美。不过想来,还是丑女的概率更大吧,哪会有美人好好的安稳平原待不住,非要跑到这与魔种战争的危险前线来呢?
  
  她却没有管任何他人的目光,沉默地走进了一家饭馆。
  
  “客官,你需要点什么?”
  
  店小二满脸堆笑的凑上去,和对所有人一样的询问着,却也忍不住打量这个白纱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女子。
  
  “随便来点什么吧。”
  
  她说。
  
  那是很清冷的声音,如同雨泠泠地落下。可是,她的汉语,却带着一些口音。
  
  店小二仔细想了想,他们这里算是个是非之地,异族人挺多,可这口音,他似乎也没有听过。
  
  “呃,那就为您来一份荷叶鸡吧,这是我们这里的招牌菜!”
  
  小二说完,转身要离去去告诉后厨做份荷叶鸡,女子却突然出声。
  
  “你等一下。”
  
  “客官可有什么吩咐?”
  
  她沉默了一下,才斟酌着说:“我想向你打听一些事情。”
  
  “那客官您还真是打听对人了!我是这里消息最灵通的,这城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店小二显得很得意。
  
  她好像还是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的问道:
  
  “你们这里,是不是不久前有个银色头发的异族男人来了?”
  
  “我想想……好像是有呢。”
  
  女子清冷的声音立刻就带了些激动:
  
  “那他现在在哪?”
  
  “我想一下……那个男人,好像是花将军不久前捡回来的,好像是失忆了,花将军看他武功很不错,就招进军里面去了……姑娘你莫非是他的熟人吗?”
  
  她愣了一下,轻声说:
  
  “是啊。他是我的家人,我是……他的仇人。”
  
  小二也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女子就已经站了起来,掏出一片金叶子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荷叶鸡就不必再做了,这片金叶子就是谢你的。”
  
  小二望着这个女子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不过……她刚刚的话,不是来寻仇的吧?难不成我给花将军带来了麻烦?!”
  
  
  
  她返身又进到熙攘的街巷中,逆着刚刚的路线回去,走到城门口。
  
  在一个士兵面前站定,那个士兵问道:
  
  “姑娘有什么事?”
  
  这里的人们都很好啊。士兵也不似其他地方那样粗暴易怒,果然是,花木兰将军的部下么?
  
  “我想见你们花将军。”
  
  那士兵笑了起来:“你这个姑娘可真有意思,我们将军真不是随便就能见得到的,所以,姑娘还是请回吧。”
  
  她顿了一下,随即摘掉了把她遮得严严实实的长纱斗笠。
  
  士兵立刻就惊住了。
  
  这个女子戴斗笠不是没有原因的,那一头月光一样银色的长发和轮廓深邃的面孔,很明显的暴露出了她不是一个东方人,似乎,还是与魔种有关的存在。
  
  他立刻戒备的拿起武器:“你是什么人?”
  
  她的眼睛极其美丽,似乎无奈,但是极其坚定的说道:“放心,我不是魔种。”
  
  “我来自西方的魔道家族,我是这一代的继承人露娜。我想加入长城守卫军……嗯,魔道家族不是魔种,只是能够拥有魔种能力的人类而已。”
  
  士兵显然并没有听过,但他还是信任这个女子。
  
  露娜停了一下,又问道:“你……有没有见过我哥哥?”
  
  “你哥哥是谁?”
  
  “他叫Gain,我听说他来到了这里。哦……他好像失忆了你们大概不知道这个名字……他与我长得相似。”
  
  “你是铠大人的妹妹?”
  
  “铠?他叫铠吗?”她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如果您真是铠大人的妹妹,那我还真的需要为你去跟将军报一声了。”
  
  女子笑了笑,可天生就透不出多少笑意,极其淡。
  
  “那就谢谢了。”

评论(13)
热度(90)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