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月下》[铠露]2

  2.相逢
  
  露娜等候在守卫军的接客室里,那个士兵说,现在花将军他们刚出战,需要等好一会儿。但不用担心,花将军他们会凯旋而归的。
  
  花木兰和她的小队对于这里的人真的是神一样的存在,大家都觉得,花将军他们绝不可能落败,有花将军他们在,这里就不会有被魔种入侵的危险。
  
  她无声的叹了口气,真是想知道花将军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不过露娜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想见兄长的心情让她少有的急切,她坐不住,便出去,上到城墙上,眺望着远方。
  
  长城外是魔种出没的地方,显得格外荒凉,草木颓败,偶尔露出大片的黄沙。
  
  旁边一个守卫的士兵注意到了她,便过来问:“你是谁?”
  
  长城守卫军里还未曾出现过女人,这个女人出现在这,显得有些令人讶异。
  
  她侧头,说:“我是铠的妹妹。”
  
  又转回头去,手在眉梢搭起凉棚,隐约看到远方有漫天的漠漠黄沙:“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士兵笑了笑,也转过头去看:“原来是铠大人的妹妹吗?看上去倒的确有几分相像。他们马上就回来了,看那沙尘。”
  
  沙尘越来越浑浊,标明着人越来越近,露娜却觉得这倒不像凯旋,魔种还没有驱散,而是追了过来。似乎是情况不对。
  
  终于,人形渐渐出现在视野里了,此时天色已经渐黑,新月慢慢爬上了天空,这对于露娜来说正是最好的时间。
  
  她的视力格外的好,茫茫中很快就寻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再定神看,便是一张与她长得相似的面孔,和与她如出一辙的,月光般的银色长发。
  
  是他!
  
  是他!
  
  他还是记忆里的那个样子!
  
  可露娜也渐看清了他们的处境,他们的身后,是大批的魔种。
  
  遥遥地听见有个声音从那边传来:“守约!”
  
  更高一些的城墙上立刻出现一个白色头发的身影,他举起手中的枪,一边下令:“远程掩护!”
  
  漫天的箭雨与炮火向下倾泻,铺天盖地。而随着他们越来越近,露娜也越来越看清,她看见那个人的脸上有血痕。
  
  他很危险!
  
  露娜几乎没有思考,便瞬间扯下身上披着的宽大白斗篷,露出一身干练的战斗服,手按在腰间刀柄上。
  
  士兵瞪大了眼睛,女子却已经毅然决然的飞身从极高的城墙上跃了下去!
  
  “哎!你!你不要命啦!”
  
  从这么这么高的城墙跳下去,完全就是找死啊!这姑娘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呢!
  
  她坠落!狂风扑面而来,她在半空中拔刀!出鞘!
  
  凛然的银色光辉从刀鞘里流泻而出,那般的低调却令人移不开视线!
  
  她飞身而下!银发猎猎飞扬,刀光璨然,宛如天上新月落下!
  
  她落地!挥刀!冲了上去!
  
  她的目标很明确,她要先保护铠的安全!
  
  铠只看见一道璨然银光从高高城墙上飞跃而下,便一往无前地朝自己奔了过来。
  
  那是个女子,她速度太快,他甚至没能看清她的面容。
  
  只是那道银色光影擦过身侧时,他听到了压抑着极大悲伤的低音:
  
  “哥哥。”
  
  哥……哥?
  
  他转身回去,看到一个陌生却眼熟的女子正持刀厮杀。
  
  新月剑气与灼热的剑芒在她身边轮番出现,生生照亮了那一块地方。她沉着冷静的挥刀,每一击都无比漂亮,无论是力度,是角度。
  
  他们撤到了城墙下,便不再后退,露娜也一边砍杀一边退到这里。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背着重剑手持双刀的,粉发的清瘦男子问道:“她是谁?”
  
  长得颇为粗犷的一个男子回道:“不知道。不过……看上去和铠很像。”
  
  “先别管这些,这姑娘看上去蛮强,咱还是先把这些魔种给击退了再说吧。”粉发的男子说道。
  
  接着,他仰头遥遥冲上面喊:“守约!投火石!”
  
  上面那个领队模样的兽耳男人也高声回答:“是!将军!”
  
  露娜也撤回到大军中,才后退到安全范围,一只手就忽然扯住了她,力道很大。
  
  她惊讶的回头,看见的是一张深邃俊美的面容,他的眼瞳里有繁星。
  
  他皱眉问道:“你是谁?”
  
  露娜顿了一下:“ca……铠,我是露娜,我是你过去认识……。”
  
  一只魔种强行突破了重重火力,露娜还在外围,再加上被铠拉住心绪混乱,压根没有注意到它的利爪已经破风而来!
  
  “飒!”
  
  她话还没说完,铠忽然抬手挥刀,便是一声尖厉的嚎叫,一截手臂滚落,深沉的鲜血溅出!
  
  他反手一刀直接深深贯穿魔种的要害,又残忍的在它身体中肆意挥动,伤口越来越大。只有这样才能杀死魔种。
  
  “小心点。到里面来。”铠面无表情地扯着她往里面走,不再呆在危险的外围。
  
  是了。
  
  是他。
  
  真的是他。
  
  露娜愣愣地被他抓着往前走,步伐有些踉踉跄跄,她却一直抬起头看他绷紧的侧脸。
  
  他和从前一样,他没有改变!
  
  那样精湛的、无人能比拟的挥刀精确度,这样令人安心的力量,保护着身边的人,而不是残杀,他和从前一样,没有入魔。
  
  只是……他不再记得她了。
#####
   培训班真讨厌啊。

  这一章算是满足我想写战斗的想法。露辣姐姐是不是很帅!

感觉大家好像很支持这篇文我也炒鸡开心!一定会努力码下去的!

继续求评论!评论是作者最想要的支持!

评论(20)
热度(73)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