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百粉点文产物之一#
 1.
  19岁的孙尚香在逃婚路上捡到了一条银色的泥鳅。
  对,没错,逃婚。
  蜀国君主、汉室皇叔求娶她,兄长迫于无奈,只能答应了。
  可是,孙尚香不答应。她是所有女子都羡慕的孙仁,是不输男子的孙尚香,是东南海战场上最耀眼的存在,她本该就是无拘无束的海风。
  兄长他们当然不同意她的任性,可孙尚香当夜就收拾收拾行李,逃婚了。
  踏上了一个从未有公主走过的逃婚路程。
  地方她很早以前就找好了。那里,不会有人找到。
  有点狼狈的逃跑路上,孙尚香捡到了一条银色的泥鳅……也许是泥鳅?
  孙大小姐想着也许以后能卖钱,就毫不犹豫的捡起来装进水罐子里封好,继续跑路。
  经历千辛万苦,目的地终于到了。
  她从此在这个人烟稀少却风景优美的地方住下。
  至于那条泥鳅,孙尚香暂时养着了。嗯,养肥点再卖。
  
  2.
  可没想到那泥鳅一养就是很久很久。
  孙尚香每天都给它换水,它越长越大,最初是罐子,后来换成了碗,再后来又是木桶,后来的后来,又成了水缸。
  它每天都在她来时吐泡泡给她,似是要逗她开心。忙完活的孙尚香总喜欢过来,戳掉它吐的泡泡,它吐一个,她戳一个,她戳一个,它又吐一个。乐此不疲。
  说不怀念过去是假的,过往硝烟炮火里的征战岁月,过往大小姐的尊贵生活,如今都是她一人做着所有的活,辛苦而平淡。
  孙尚香手撑在水缸上,一手戳泡泡,一边发愁:“你怎么又长这么大了?水缸可是我能装你的最大东西了,我接下来拿什么装你?”
  从未见过的银色泥鳅盘踞在水缸里,身躯几乎要把水缸填满。
  泥鳅吐了个泡泡回应她。
  孙尚香戳破之,顺便有些气恼地戳了戳它的头。
  其实这个应该不是泥鳅,泥鳅哪有这么能长?越来越大,一天天什么东西都会装不下它。而且,这家伙脑袋上,好像长了角,也不是鱼的口。
  算了算了,她去跟隔壁老王家说说,借借他们家的池塘。
  
  3.
  29岁的孙尚香才发现自己捡的是龙。
  那是她正准备把快装不下的泥鳅丢到老王家池塘里的那夜。其实老王没同意,老王怕这东西把他们鱼吃了,孙尚香吵不过,只能晚上偷偷丢到池塘里去。她还是不希望这条养了将近十年的泥鳅死掉。
  水缸很沉重,毕竟有一条那么巨大的泥鳅在里面,还有不少水。孙尚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搬动了一点点,就立马累得在地上喘气。
  这里风景是真的很好很好,天上银河如同一条玉带,星空浩淼,浮动着令人眩晕的璀璨光辉。
  孙尚香靠着水缸喘气,一边看星空。
  可突然亮起一团璀璨得刺目的银光,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住眼睛,闭上了眼。
  刺眼的光渐渐暗了下去,她还没睁开眼,突然感到唇上一片湿润温软。
  她呆住了,睁开眼睛,一个银色头发的男人正闭上眼睛亲她。严格来讲,也不是亲,只是嘴唇碰嘴唇。
  这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男人又分开,睁开眼睛,他的眼瞳像是深海里浸着天上星辰。
  他声音含笑:
  “香香,我心悦你。”
  孙尚香愣了一秒钟,随即一巴掌上去,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走人。
  
  4.
  孙尚香终于知道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捡了一条龙,还一养就是十年。
  她把门窗关紧,不让那家伙进来,蒙头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她推开门,那条龙还站在门外面,分外好看,对她笑:“早啊。”
  孙尚香愣了一秒,又啪的关上了门。
  靠着门又愣了三秒,转身又打开:“你喜欢我啊?”
  他笑:“对。”
  她又愣了一下,脸上忽然开始泛红,说:“可我都不知道你是谁。”
  他说:“我是韩信,是东海龙族的皇子,十年前被宿敌算计,幸得你相救。”
  她沉默了一下,说:“可我还不喜欢你。”
  他说:“这又有什么关系,你看我喜欢你连种族都跨越了,你喜欢我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孙尚香半天终于憋出一个“哦”字。
  转身,继续把这家伙关在门外。
  这是个傻子不要理他。
  又打开门,她问他:“那你要怎么表示?”
  韩信说:“十年后我来娶你。”
  孙尚香说:“十年后我就是个老女人了。”
  韩信笑:“没关系,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孙尚香脸红了起来,恼羞成怒:“臭泥鳅!本小姐又不喜欢你!别这么擅作主张好不好!”
  韩信微笑:“十年后,如果你还没有嫁人,我就来娶你。”
  
  5.
  39岁的孙尚香还是没有结婚,也没有嫁给那条龙。
  她还没这么草率,虽然有对那张脸见色起意的念头。
  韩信倒也不急,只是陪着她。
  孙尚香只得继续养着一头龙。
  “你为什么要逃婚呢?”他问她。
  “因为他不是我喜欢的人。”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她问他。
  “喜欢了就是喜欢了,需要理由吗?”
  “香香,我把鲲偷过来给你当聘礼你总愿意嫁给我了吧?”他问她。
  “算了吧,你我都装不下,还养什么鲲。”
  “你喜欢我有什么好的呢?我是人,你是龙,我的寿命比你短暂得多,如果我死了,那你会很痛苦的。”她问他。
  “如果你死掉,世界上还会有你留下的东西,它们没有消失,那你就没有消失。”
  “如果我哪天真的完全消失了,你会怎么办?”她问他。
  “我会踏入你的陵墓里与你一起长眠。”
  
  6.
  49岁的孙尚香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嫁了那条白龙。
  尽管她已经很老了,可他还是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他。
  可她很老了。而他的容颜依旧那么年轻。
  孙尚香时常坐在镜前看着自己的白发和皱纹沉默,那是自卑。
  他总会进来从背后抱住她。
  她声音很低:“我都老了,很难看了,而你还这么年轻,你还喜欢我吗?”
  “我只担心我老去的样子被你看到,只担心你会你不喜欢我。我说过了,你无论是什么样子,我都很喜欢。能够看到你生命的所有样子真是太好了。”
  他亲亲她的眼睛。
  “韩信,我喜欢你。”她说。
  
  7.
  59岁的孙尚香死掉了。那年白龙一千岁。
  他确实如他所说的,没有寻死,他住在那个木屋里,再也没有人和他说话,他沉默的生活着,保护着这有她生活的一切东西。
  白龙一千一百岁时,木屋显得很旧了,筷子也已经开始烂掉。
  白龙一千两百岁时,木屋终于破掉一些。
  白龙一千三百岁时,木屋的许多地方已经破破烂烂,进风又漏雨。
  白龙一千四百岁时,这里突然旱灾,周围植物全部枯死,景物荒凉。
  白龙一千五百岁时,木屋终于垮掉了,成了灰尘。
  这个世间上有她迹象的东西,终于全部归于尘土。
  他走向那个他一直用法力保护着的、开满鲜花的坟墓,上面墓碑上雕刻着“吾妻孙尚香之墓”,他在墓碑前站定,坟墓忽然轰隆隆打开。
  他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墓碑上,忽然新添了几句话。
  “我陪你走过这一生,答应你守护你这一生所有,如果你终于在这个世间完全消失,那我来陪你。尚香,重言心悦于你。”
####
这是个甜文,不要看都死了就觉得事虐啊orz。
这是最完美的夫妻状态。一人老死,活下来的守着,直至一起长眠。
这就是白头到老,直至死亡。

评论(15)
热度(52)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