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北北(开学暂退圈)

我要爬墙!
一条咸鱼

《永远烟火》【信香】上篇

#ooc#

#两发完#

#草率的短篇#

#很多东西不会交代#

总的来讲,这是由我的男朋友靴子的一首歌《[永遠花火》而成的一篇文,强推这首歌!靴子就是我男朋友!不服憋着!

由于是在今天一天之内从灵感诞生写的,所以有些粗糙,不是很精细,见谅。

迟到的七夕发糖。

正文→

  《永远烟火》

  1.

  “韩阿姨,好久不见。”

  他听到一个女孩清脆的声音,礼貌的喊着母亲。

  “是尚香啊?的确是好久不见了,进来坐吧!”母亲热情的招呼着。

  尚香吗?他起身,走到门口,双手摸索着抓住了门锁,却迟迟不敢拧开。

  “尚香,你去英国留学已经七年啦,怎么现在想着回来了?阿姨还以为你会在国外找工作呢!”

  “我还是想在国内发展吧!”那个女孩子笑道。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韩阿姨,重言哥哥呢?我这次来拜访,也是想见他的。”

  母亲似乎停顿了一下,他可以想象到,母亲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然后听母亲唤道:“重言!尚香回来了!出来见见吧!”

  他刚想要发声,却感觉到喉咙干涩。

  伸手摸上喉咙,他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难过。

  他低着头,沉默的拧开了门把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女孩也看到了他,对他打招呼:“韩信,好久不见啦。”

  他动了动嘴唇,才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四个字:“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尚香。

  “唔,你怎么住到一楼来了?”她好奇的问道,“我走之前,不是二楼才是你的卧室吗?”

  母亲说:“因为……”

  他低垂着眼眸,打断母亲的话,云淡风轻的说着:“因为想住一楼了。”

  “是这样啊。”她说。

  “我很久没回来了,能不能,拜托你带我游一遍这里呢?我都快不记得了,再加上,我走的这七年,这里也变了很多。”

  是的,这里变了很多了。

  我也变了很多了。

  可是你没有多少变化。

  还是这样的,在长辈面前,恭顺乖巧,可语气里却藏不住满满的飞扬。

  “不行,重言这孩子……”母亲急切的想说。

  他再一次打断了母亲的话:“我明天没时间,抱歉。你可以去找李白带你。”

  孙尚香怔了一下,才说:“哦。”

  “尚香,你以后再来找我吧。”他起身,凭着感觉,熟悉地走向房间里,关上了门。

  外面的动静传了进来,虽然门的隔音效果还很不错,可是,他的听觉却异常好,听清楚了那些细微的谈话。

  女孩的声音似乎有些难过:“韩阿姨,他是不想见我吗?”

  怎么可能啊……

  我只是……不能见到你……

  母亲说:“这孩子,有些累了吧。尚香,你会知道的。”

  女孩黯然,却强行打起精神,道:“好,韩阿姨,再见!”

  他靠在门上面,长舒了一口气,抬手捂上自己的眼睛:

  尚香……

  我看不见了。

  看不见这个世界的美好风景,看不见身边人,也……看不见你了。

  “重言,开开门。”

  他一惊,让开,打开了门。

  “妈妈。”他说。

  “你喜欢尚香那孩子吧?”

  他沉默不语。

  母亲长叹一口气:“重言,喜欢上她是不行的,你现在……会耽误人家女孩子。”

  他的心里忽然有些刺痛,他抚上心口,好像就能抚平那疼痛,一样,他抬头,无神的眼睛“看”向了母亲,清浅一笑:“我知道的。我现在,配不上她。”

  2.

  “叮咚。”

  是短信消息提示音。

  他愣了一下,伸手摸索向床头柜上的点字机,指尖在粗糙的纸上面摩挲,磨砺着。

  先摸出来的是那个人的姓名:孙尚香。

  “陪我出去下?”

  又是一声提示音响起。

  “不答应本小姐可要打你喔。”

  他微微一笑,缓慢的回复。

  “好。”

  “你为什么不肯见我?是想死吗?本小姐难得主动找你,你居然甩脸色。”

  “韩信,你现在手怎么这么残了?就回我那么一个字居然隔我给你发消息有四分钟了,比蜗牛还蜗牛!”

  “喂喂喂,手残你快点啊,我手速又不快的,你现在显得好像我是个话痨,我在刷屏一样。你再这样下去我可就不想和你聊天了,显得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还没人理一样。”

  韩信的回复终于输好了:“去看电影吗?”

  他真的是太慢了。

  读她的消息就要一会儿,输入消息也是那么多时间,这一句出来,话题已经不知道从他发好那里开始偏到哪里去了。

  孙尚香那边很快发过来一个“好”字。

  “下午两点钟去好吗?”他输入着。

  

  他没拜托母亲,而是好友李白接他出来的,他开车把韩信送到了一个电车车站,那里是韩信与孙尚香约好的碰面地点。

  路上,他坐在副驾驶座上,系着安全带,侧着头,看向窗外,可其实对于他来说,看哪里都是一样的,永远都是,没有任何的色彩,只有看不见的黑暗。

  李白很多次侧头看这个好友,还是没有说话。

  要是韩信那年没有出事,他现在大概是很优秀的一个人吧……

  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头也不偏,说道:“你还喜欢她吗?”

  韩信也没有偏头,依旧“看”着窗外:“嗯。”苦涩一笑,“不过,不会想和她在一起了。”

  “为什么?”

  “别说她会嫌弃我,我自己都嫌弃这样无能的自己。”

  李白重重地按了一下喇叭,声音刺耳,他说话的声音也严肃了起来:“韩信。喜欢她就去追啊,为什么不敢和她在一起?她从小就很喜欢你啊。”

  “你怎么知道你现在这样就不能和她在一起了?她还不知道你已经瞎了吧?你确定她嫌弃你吗?你能不能不要妄自下这个判断,别在她的心意还没确定之前,就先看不起自己了。”

  “女人这种生物不是我们的思维可以揣测的。韩信,你相信我,很多时候,如果她是真的喜欢你,你说着不能因为自己耽误她的前程,这反而是对她的伤害,她会难过。不管怎么样,她都会想和你在一起啊。女人就是这样神奇的生物啊。”

  韩信说:“你停车了,是到了吗?我下车了。”

  李白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个人已经直接打开车门自顾自的出去了。

  韩信踉踉跄跄的走到了站牌边上,他靠着站牌,戴着墨镜,闭上眼睛,遮住那无神的、没有焦距的瞳孔,静静地等待着孙尚香。

  “那个……帅哥……”

  一只手扯了扯他的衣角,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却仍然是一片黑暗。

  听得那个陌生的女声怯生生的道:“可以给个电话号码吗?”

  他轻声说道:“我人是看不见的,你是个好女孩,不要让我耽误你吧。”

  这时,一只手忽然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上,便听得一道清脆而飞扬的女声说道:“你又在四处撩妹子啊?”

  韩信悚然一惊,她刚刚听见了吗?

  他极好的听力很快让他捕捉到了,孙尚香的微微喘气声,他立刻做出了判断,这个女孩是跑过来的,所以,刚刚应当没有听到。

  又听见孙尚香不满的声音:“你这看他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他是本小姐罩的人!”

  那个女孩没有再出声,应该是走了。

  电车到站的声音响起,他牵起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说:“车来了,我们走吧。”

  他的手好凉。

  孙尚香惊讶的想,明明记得,小时候,他是一个手掌那么温暖的人。

  韩信却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执着她温热的手,大步走过去,然而走着走着,就慢了下来。

  孙尚香没察觉什么,也很开心的跑到了他的前面,拉着他走。

  刚刚韩信真的是男友力十足啊,那种霸道的扯着她大步离开,她在后面微有些踉踉跄跄。

  现在不是高峰时期,电车上没有那么挤,却仍然是座位不多,只有一个空座位。

  韩信立刻让孙尚香坐下,而他则站在旁边,紧紧抓着钢管。

  孙尚香开始和韩信聊天,她的笑声清脆爽朗,让人也情不自禁的心情好了起来。

  她说:“韩信,你看,我这件雪纺白裙子好看不。”

  “好看。”

  你穿什么都是好看的,不管你穿着什么,对于我都没有区别。

  他仿佛可以想象出,那个绑着双马尾的女孩,一身白色连衣裙,乖巧坐在电车靠窗座椅上的样子。

  一定是很美很美吧。她现在,肯定比小时候长得更加好看了。

  她说:“韩信,我跟你说,英国不愧是腐国啊……”

  她说:“韩信,你有没有想过我啊?”

  他微微一笑,吐出两个字:“没有。”

  立刻引得她气恼的踢了他一脚,说道:“哼,本小姐也从来没想过你,你这么差劲本小姐才不想你呢!”

  “香香,我很想很想你。”

  他几乎是叹息着说道,声音闷闷含笑。

  孙尚香立刻有些脸红,她别过头去,说:“现在说也没用啦!”

  他闷笑着说:“那,孙大小姐要我怎样给你道歉呢?”

  孙尚香说:“没必要了啊,你看我已经生气了啊。”

  他低低笑着,说:“就是你生气了我才要道歉啊,香香你逻辑什么时候这么奇怪了?”

  孙尚香突然很想把他那副讨厌的墨镜摘下来。

  如果没有错的话,他的眼睛里现在应该盛满星辰吧?那么温柔又好看的光辉。

  于是她就想伸手去摘,手一直到触碰到时韩信都没有反应,却在碰到的那一瞬间,他的动作简直迅若雷电,手立刻上来挡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摘下。

  她歪头对他笑:“摘下来给我看看嘛。”

  他僵了一下,说道:“不好。”

  “为什么?”

  韩信想了想,说:“戴着墨镜比较酷?”

  孙尚香立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有些不自然,试图转移话题:“香香,你讲一讲你在英国留学时的事情吧,我很想听。”

  她注意力果然被他转移走,开始巴拉巴拉的讲了起来。

  她在国外七年过得很好呢。这么这么多有趣的事情。

  孙尚香说:“不过,要是你和其他朋友们也在就好了,我一个人在英国没有你们这些伙伴还是会觉得孤单的。”

  女孩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他看不见,只是听得出她语气里的希冀。

  他忽然就鼓起了勇气:

  “香香……”

  “我……”

  “兹——”

  一阵刺耳的轰鸣声响起,瞬间将他剩下的“喜欢你”三个字淹没在了巨大的声浪里,应当是电车进了隧道。

  他勾起苦涩的笑容,摇摇头。

  看来,上天都不想他表白呢。这个时机。

  她会没有听到的。

  隧道很短,一下就过去了。

  孙尚香问他:“韩信,你刚刚说什么?”

  韩信笑了笑,说:“没什么,你继续说吧。”

  到电影院并不远,他们很快就到了站,韩信顺着人流出去,努力扮演他没有瞎的样子,一只手牵着孙尚香。

  好在孙尚香是个比较活泼的女孩子,立刻就兴奋的拉着他快速的走到电影院,拿着他的手机,扫了二维码取票后,就抱着一桶爆米花检票进去了,左顾右盼的找着他们的位置。

  韩信在黑暗中,自然的取下了墨镜,戴上了3D眼镜。

  电影开始。

  孙尚香不喜欢看什么现代爱情片,总是嫌弃那是无病呻吟的垃圾青春片,她反倒喜欢看充满炮火硝烟的热血片子。

  韩信是看不了电影的,顶多就是听一听,电影院非常好的音响所放出来的、他觉得有些震耳欲聋的声音。

  孙尚香没抱着爆米花纸筒,一进来就转手给了他,说一起吃。

  韩信其实并没有什么心情吃爆米花,吃进去也是索然无味,但是,抱着爆米花桶还是有个好处的,他起码没觉得极其无聊,没有非常想睡去,一边听着非常大声的电影声音,一边听着身边那个女孩吃着爆米花的声音。

  他忽然压低了声音问她:“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孙尚香正看到精彩处,他也听见一片枪声,于是女孩没有偏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说:“你说吧。”

  他懊恼自己怎么突然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会,考虑和一个残疾人在一起吗?”

  孙尚香依然在认真的看着电影,吃着爆米花,有些含糊不清地回答道:“要看那个人是谁吧。”

  他说了一声“嗯”便不再言语。

  电影散场,她牵着他的手往外面走去,他手上拿着3D眼睛,凭着听觉,判断出走道门口声音最大的地方,抬起手,任由工作人员收去了掌心里的3D眼睛。

  那是个女生,她对孙尚香赞道:“你男朋友的手真漂亮呢!”

  孙尚香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啦,只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而已。”

  他只是继续说了一声“嗯”。

  返回的路上,孙尚香拉着他的手,对这个电影进行吐槽:“这个电影好烂啊,特效假死了,五毛钱特效,剧情本来两个小时就可以讲完,硬生生用五毛钱特效拖到了两个半小时,就剧情拖沓了,主角的情感简直了,唉唉。”

  韩信并看不到电影,只得附和她:“嗯。”

  孙尚香显然不高兴了:“韩信你这个敷衍的态度是怎么回事啊?”

  他连忙求饶:“因为你把能说的都说完了啊,你说得太有道理了,我就只能赞同的嗯。”

  她牵着他的手,走在人流如织的步行街上。

  今年的夏天已经过去大半,到了如今,还受台风天气的影响,已经不是很热。

  微凉的风吹起她雪白的裙摆,拂到他的腿上,他心里忽然一动,说:

  “下个月有……”

  可前面的女孩突然停了下来,他仍然往前面走着,撞上了女孩的手臂。

  他未说完的话被她截下,她转过身来,直视着他墨镜下的瞳眸,一字一句,那么清晰的说道:

  “韩信,你是不是,看不见了?”

  3.

  他不记得那天怎么样了。

  他被孙尚香突如其来的发问问在了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孙尚香好像叹了口气,说道:“我还有些事,我得先走了,我打电话叫李白来接你吧。”

  然后她就走掉了,徒留下他一个人站在车水马龙的步行街等待着。

  从她陪着你走到哪都是温暖,到孤独一人在热闹里发酵,也就需要那么一点点时间。

  他有些自嘲的想。

  “要看那个人是谁吧?”

  原来他并不是她所想要的那个人。

  孙尚香其实并不是喜欢他吧?只是,他们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并不是爱情。一直都是他自作多情了吧?

  李白开着车赶来,接下了他。

  他大概是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了,一路上沉默不语,只是安静平稳的开车把他送回了家。

  李白是韩信的好友,他知道这个时候韩信需要自己一个人想一想。

  韩信向他勉强一笑,道了谢,便进了家门。

  母亲坐在客厅沙发上,闻声抬起头,说道:“你和她去看电影了?”

  他声音很低:“嗯。”

  “重言,喜欢上她是绝对不行的。”母亲再次重复道。

  “我知道的,母亲。”

  大概一个月韩信都没有见到孙尚香,也没有收到消息。

  他也没有给她主动发消息。

  不过李白倒是很积极的过来了,罕见的忙前忙后照顾他,哄他开心。

  韩信觉得李白有点过头了,让他很不习惯,说你害我这么伤心的所以别出现了赶紧滚去干你自己的事情。

  李白说他终于恢复正常了,很哥们的拍他的肩,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了孙尚香,你长这么帅我都想弯了你,何必愁嫁不出去呢?”

  韩信让他滚。

  不过李白这么跟他开玩笑,他心情确实是好了一些了。

  星期天的晚上,他洗完澡,睡下,可就是怎么也睡不着。

  明天是七夕。

  他翻了个身,摸索着,床头柜上的点字机,像着了魔一样的发了条信息:

  “明天去烟火大会吗?”

  才发出去,他就愣了。

  他所发给的那个人,是——孙尚香。

  他是犯贱吗?明明知道会拒绝的。

  他没想到消息很快就回了过来,堪称是秒回。

  “要约几点?”

  摸出这句话的意思后,韩信的手指都微微颤抖了起来,简直不敢置信。

  她说的实在是真的吗?她是真的同意去了吗?

  她应该知道,和他明天一起去烟火大会的意思啊……

  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好看的手指颤抖着,好半天才发去了一条消息:

  “随你定。”

  大概是知道了他是盲人后,孙尚香对他也宽容了很多,耐心的等待着他发消息过去,再秒回过来。

  “七点?”

  “好。”

  第二天六点半他刚准备夺命连环call催李白过来接他走时,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哪位?”他听见母亲说道。

  “韩阿姨,是我,尚香。”她礼貌的回答道。

  “是尚香啊,快进来。”

  孙尚香却站在门口没动,微笑着说道:“不用了,韩阿姨,我是来接重言哥哥一起去烟火大会的。”

  母亲顿了一下,说道:“尚香……你应该知道重言……”

  孙尚香却眼尖的发现了暗处的他,大步走过来,一把拽住他的手,往外面走,一面对他的母亲微笑:“韩阿姨,我知道的。”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