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永远烟火》【信香】下篇

#ooc#

#也许烂尾了#

望不嫌弃QAQ

继续附上音乐永遠花火

接上文→






  母亲顿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韩信任由她拉拽着,往外面走去,她给他打开了车门,系好了安全带,才坐到驾驶位上,发动车子。


  真是难得。


  孙尚香那么一个没有耐心的人,居然开得这么的平稳。


  盲人的待遇吗?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是到了烟火大会的举办场地。而这路上,他们两个不管是谁,都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有车载音乐的钢琴曲在静静地流淌。


  她停好车,牵着他的手往大厦里走去。


  在城市里,到处都是高楼,基本上是看不见一块空旷的地的。而烟火不会在市中心放的,在其他的地方,不管怎么样,都会有耸立的高楼遮挡住视线。因此,这座大厦,这个城市里最高的高楼的楼顶,自然就成了烟火的最佳观赏点,也是烟火大会的举办场地。


  此时已经是烟火大会开始举行的时间,前来观赏的人非常的多,无论是哪间电梯里都是挤满了人,孙尚香牵着他,挤进一间观光电梯里,里面的人很多,他们靠着玻璃壁站着,拥挤的人群令人非常的难受,韩信想也没想,就挡在了孙尚香的身前,用身体给她挡出一方天地。


  孙尚香有些惊讶:“好好站着,你现在……会受伤的。”


  他勉强的笑了笑,说:“我不是废人的。”


  她一霎时就陷入沉默。


  楼层非常的高,电梯虽然比较快了,却仍然要几分钟以上,而这几分钟里,他们却仍然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在他用身体开辟出来的这一片小天地里,空气流动得都像水泥那样凝固。这一片沉寂僵硬的小天地,与外面的人们愉快谈论着的情景,格格不入。


  “叮。”


  终于,一声清脆的提示音,便伴随着电梯缓缓打开,达到了顶层。人们熙攘而出,拥挤却井然有序,韩信到底还是看不见,不方便,孙尚香就先抓住了他的手,牵引着他往外面走去。


  “韩信。”她在前面走着,突然唤道,声音与眸光都沉静如水。


  他根据声音的来源,偏头“看”向她的方向,说:“怎么了?”


  她紧紧抓着他的手没有松:“韩信,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看不见了吗?”


  韩信沉默了一下,说道:“出一场车祸,淤血压迫了视觉神经。”


  很简略的回答,孙尚香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子。”


  话题似乎又就此终结,他们之间的尴尬简直是肉眼可见。韩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干脆也就此沉默着。


  他看不见,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只是知道孙尚香停下,他再次的撞上了她的后背。


  “抱歉。”他说。


  她笑了笑,说道:“没事,我知道的。”


  你知道的。


  你不知道的。


  你怎么会知道。


  “来,抬起手,往前走点,好了,可以把手放下了。”她说。


  韩信依言做着,放下手时,手臂传来厚实的触感,放不下去了。


  是栏杆。


  她对他笑:“好啦,你可以趴在栏杆上啦,这样是不是会很有安全感?”


  他也笑了笑,说了一声“嗯”。


  孙尚香有一瞬间被那淡淡的笑意晃了眼睛,便笑着调侃道:“真是可惜,要是你当年没有出事,那现在肯定是被女孩子们追捧着的男神吧?”


  旁边有对路过的小情侣中的女生笑着凑过来说了一句:“他现在也还是男神啊,你可要好好珍惜啊。”


  她的男朋友立刻吃醋道:“你的男神只有我好么?”


  孙尚香对他们笑。


  声音很小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什么,不过韩信如今失去视觉,其余感官就十分的敏感,这句话,便没有瞒过他。


  她说:“不过,现在这样也好。”


  这句话有些没头没脑,韩信有些没太懂。


  孙尚香也转身靠在栏杆上,这个城市里最高的地方,就连夏夜的风也觉得格外凉爽。她靠了一下,立刻就转过身,背对着下面,说:“还是恐高啊。”


  韩信笑了笑,说:“那就一直望着天空吧。”


  “韩信,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她突然轻声问他。


  “是指什么方面?”他说。


  “比如……工作?”她歪头思考了一下,食指点在下巴上,说道。


  他也思考了一下,说道:“计划去当个歌手吧。我现在也做不了多少事,可也不想在盲人按摩里沉沦,我们的家庭条件都挺好的,去做了按摩,就等于承认自己是实实在在的盲人了,我想发光发热,不想给家里丢脸。母亲一个人抚养我,做着女强人的事情,我怎么说都该让她扬眉吐气吧?”


  她想了想,说道:“好像是行得通的。虽然本小姐觉得你长得丑又唱歌难听,但是有人喜欢你对吧。”


  该怎么说这个女孩呢?他无奈的笑笑,大概是……口嫌体直?


  真的是和小时候那个女孩子一点都没变。


  孙尚香靠着栏杆,很认真地说道:“韩信,你有没有想过要恢复视力呢?”


  “嗯?”


  “你知不知道我什么专业?”她说。


  他思考了一下,说道:“好像还真的不知道。”


  孙尚香声音里有些不高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关注你的童年玩伴啊。”


  这种时候,赶紧低头认错才是正确的做法。


  于是韩信立刻从善如流的低头认错:“怎么会,不过这个都不知道,的确是我的错。”


  她没理他,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精致手表,说道:“还有五分钟,烟火就要开始了。你知道有什么种类的烟花吗?”


  韩信早就关注了这场烟火大会,了解得也不少,如数家珍地讲了起来。


  “那这次可还真是下了血本啊。”她半开玩笑的说道。


  韩信说:“其实也就是不同碱金属的焰色反应,还特别污染环境。”


  孙尚香拍他:“你这么一说就没有一点浪漫氛围了好吗?”


  女孩的手还是那么的温热柔软,他心里掐着时间。


  三、二、一——


  “砰!”


  “砰砰砰——”


  漫天的烟火准时的齐齐登场,在城市的夜空上绽开,绚烂了一片天空。


  孙尚香立刻扭头去看,啧啧称叹:“哇,红玫瑰的!心形的!……”


  他默默的站在她的身边,听着烟花绽放的声音,从她兴奋的声音里,好像能想象到她趴在栏杆上,仰着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天上这绝美的画卷,清澈的眼睛里也倒映了这漫天花火。


  他侧头“看”她,明明看不见,却比谁都要认真的注视着她。


  那是注视一个人的全世界。


  “砰砰——”


  火树银花忽然盛开,璀璨的银色光辉拖着绚丽的长尾纷纷落下,这是近处江边的烟火,声音震耳欲聋。


  他在这震耳欲聋的声音中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几乎被声浪淹没,还在颤抖着。


  “我爱你。”


  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不受控制的从灰蒙蒙的眼睛里留下,他仍然不受控制的说着:


  “我很想和你在一起啊,可是,可是我这个样子,不能去耽误你啊!”


  “妈妈说在一起是绝对不行的,你也很嫌弃这样没有用的我吧?可是,要是那么快就能够忘记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接连不断地爆炸声把他的声音吞噬掉,他喉咙里忽然再次干涩得厉害,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她不会听到的。


  这样就很好。


  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他不是在自己劝自己的。对吧?


  这样的表白,不适合让她听到。


  他也只是想,说出来,至少说出来,至少不后悔。


  烟花盛放,他的身体突然被人紧紧抱住。


  “笨蛋。”


  他忽然听到她轻声说。


  极好的听力让他听到了极小的哭泣声,是谁哭了?这样浪漫的日子里,这么多情侣里,谁会哭?是她吗?


  香香,是你哭了吗?


  他怔住,身边的女孩却好像压抑不下去了,松开这个拥抱,她没有压低声音,他听见她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韩信你是笨蛋吗?”


  “要是喜欢你谁还会在意你是不是耽误了她?你自卑干什么?你很优秀的啊!谁嫌弃你了啊?我要是嫌弃你怎么会跟你来这里啊!你不能好好表白吗?你一次两次,都是这样子,都不想让我听到对吗?”


  “韩信你简直就是全世界最自以为是的混蛋!”


  她眼泪汹涌而下,一步一步走上来,逼近他,女孩身上的香气随着靠近变得浓郁,他被她逼得一步步后退,却没办法回答她:


  “我本来还以为你是要跟我表白,结果你是根本不想让我知道吧?你还想忘记我是吗?你经过本小姐同意了吗?韩信,你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最自私的笨蛋了!你就以为只有你爱着我,你就可以随便决定我对于你是什么样的吗?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也喜欢你啊?”


  远处江面上,火树银花依然在不断盛开又谢幕,绚丽的红、黄、青、绿的烟火似梦似幻。


  他干涩发声:“可你那天走了……”


  “笨蛋笨蛋笨蛋!我都说了是有事情啊!忙了一个月你就想多了啊?我只是为你觉得很难过啊!”


  “你简直就是个混蛋啊,非要逼我全说出来,看我丢脸你很开心吧?”


  “我没有……”怎么听怎么干巴巴的。


  “你这个混蛋其实是想骗我说出什么‘让我成为你的眼睛吧’这么矫情的话,然后以后狠狠嘲笑我吧?”


  “不是……”


  “你真是太过分了,我现在真的生气了!”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说道:“那要怎么哄?”


  “本小姐要你大声说你喜欢我,说到我满意为止!本小姐要报复回来!以后拿来好好嘲笑你!”


  “我喜欢你。”


  几乎是她的话音才落下,他就轻声的说了出来。


  自第一声后,就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他一边泪水滚滚而下,一边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里,一声比一声更大的说着: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很喜欢你!”


  就这样哭喊着说着喜欢你,你不会嫌弃我这么软弱吗?


  “吻我!”她大声地说着,打断了他这倾泻的情感。


  韩信停下,有些无措:“我……”


  “你来吻我!本小姐才不会主动吻你!”


  他伸出手,却在空中摇摇晃晃,迟疑。


  “你怕什么啊?我又不会嫌弃你!”


  他伸出双手摸到她的脸,摸索着,颤抖的双手找到她嘴唇的位置,孙尚香却终于对他犹豫的样子不耐烦,伸手捧住他的脸,含着眼泪吻了上去。


  两个人都是没有任何经验的人,这个吻里充满了生涩,可谁都不愿意放手,生涩的互相逗弄着,一点点加深这个吻,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她喘着气,看着他。


  韩信却不敢相信,他刚刚在做什么?


  她说:“韩信,你听好了。本小姐喜欢你!不管怎么样都喜欢你!”


  他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就算印下一个这么令人不舒服的吻也没有关系吗?


  她说:“本小姐不在意你是不是瞎子,本小姐可是医学专业,脑科的医生,所以,你信我,我绝对能治好你!我不会说什么当你的眼睛,我要你用自己的眼睛再次看见我!”


  她说:“所以,现在,做我男朋友吧!”


  他愣了一下,心里所有的东西好像都放了下去,好看的脸上渐渐露出久违的笑容。


  他伸出双臂,准确无误的紧紧抱住了身前的女孩,女孩在他的肩上哭泣着。


  他轻声在耳边说道:“香香,我喜欢你。我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评论(22)
热度(29)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