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北北(开学暂退圈)

我要爬墙!
一条咸鱼

《月下》【铠露】4

好久没更这篇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怂
前面三章戳头像,往后面翻翻能找到的(*꒦ິ⌓꒦ີ)

  4.质问
  
  “咚咚。”
  
  却是敲门声在这时响起,露娜立刻一惊,睁开双眼,额上已经是一片冷汗。
  
  她慌忙整理好自己,努力作平静的模样。
  
  “请进。”
  
  门应声而开,那个人沐着月色进来。
  
  铠。
  
  她讶然,却又在意料之中,愣愣地看着他走近。
  
  他微微皱眉:“饭还没有吃吗?”
  
  露娜下意识地答了一声:“嗯。”
  
  他端起碗,面无表情的递给她:“必须要吃,守约的手艺很好。如果你不吃,我就替你吃了。”
  
  露娜一时没反应过来。
  
  好像哪里不对?
  
  铠舀了一勺饭,又放了下去,直接递给她:“吃吧。”
  
  她下意识地接过,饭菜已经凉了,但还有一点微微的热度,她依稀能闻见香味。
  
  “咕。”
  
  肚子响了。
  
  露娜一时就尴尬得不行。
  
  铠倒是非常的宽容并且理解,说道:“守约做的是很香对吧?”
  
  哪里不对?
  
  露娜默默地接过饭,这个哥哥哪里不对吧?怎么突然有一种不成熟不稳重不冷酷的气息?
  
  “你先吃吧,今天是我守夜,我不能离开太久。”铠起身要走。
  
  露娜不得不出声:“等等。”
  
  铠转头疑惑地看她:“怎么?”
  
  露娜硬着头皮说道:“我跟你一起守夜吧。”
  
  铠拒绝她:“你是伤患,要好好休息。”
  
  露娜说:“我知道自己什么情况,我是魔力耗损严重了点而已。正好我也要到外面吸收点月光魔力恢复,我跟你一起守夜。”
  
  “月光的能力吗?”铠若有所思。
  
  “嗯。”
  
  她掀开被子,要站起来,铠也没反对。
  
  “等等。”他忽然出声。
  
  “怎么了?”
  
  “把饭也带出去吃了。不能浪费。”铠的眼神很坚定。
  
  “……好。”露娜默然了一会儿答道。
  
  在长城看月亮很清晰,清冷的月光泠泠洒在厚重的石墙上,洒在他们所守护的土地上。
  
  她靠在城墙上,她的兄长Kain……不,现在应该叫铠了,他安静的在她的身边,抬头看着夜空。
  
  今天晚上星星很多很多,如同碎钻洒满了黑绒,美丽而梦幻 。
  
  露娜忽然出神。
  
  这样的相处,多久没有了呢?
  
  从小时候起,她就必须严格的执行家族给她的作息,从无休息放松时间,而哥哥那时已经足够大,每天都要出去执行任务,而他回来时,她已经入睡。
  
  根本没有什么机会相处呢……
  
  后来便是她被选作家族继承人,月光赋予了她力量,她欣喜的想把这些与兄长分享,可kain看见她时,还是会勾起那么淡那么淡的笑,从前他的目光宠溺,可那时藏着忧伤。
  
  她一直是个很敏感的孩子,察觉到不对,可哥哥不愿意告诉她。
  
  后来便是kain被魔种的力量侵蚀,屠杀了全族,那夜也是这样的星空,只是光芒那么冷那么冷,她被他击败,他漠然地转身,他说:“小妹,我不会杀你,等你足够强大了再来找我吧。”
  
  从此她失去所有,只剩下月光的能力伴随着她,在每一片寒星下飘零,他仿佛从人间失去了踪迹。她从来不肯放弃,握着当初他给她打的刀寻找,向东而行,直至如今十几年后终于找到这里。
  
  说不恨他吗?
  
  根本不可能,是他毁掉了她所珍重的一切,他是那么残忍的人,能杀死自己的族人,一杀便是屠族,却留下她一个人。
  
  可她如今找到他了,他却忘记了一切,他不是kain,他变成了铠。
  
  露娜甚至有些庆幸他不再记得,面对失忆的铠,她至少还能骗自己,可如果是kain,她只能握着刀,亲手将她曾经所依赖的兄长杀死。
  
  “铠。”她终于叫出这个他的新名字,声音有些哑。
  
  旁边那个人转过头来,“嗯”了一声,道:“怎么了?”
  
  那是那样陌生而又熟悉到惊心的面容,她很快恢复正常,声音有些冷意:“选择失去记忆,是因为逃避过往?”
  
  他却道:“不,我记得一个人。”
  
  她冷冷道:“是谁?”
  
  “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我记得我的妹妹。”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