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玦

渣写手,死忠全职厨,拉拉人,龙蛋,靴子的女朋友嘻嘻,阴阳师中沉迷,大小姐本命,吃我一发信香不!

满怀爱意接近你 02 周叶

02

才进工作室,叶修就收到了苏沐橙笑着递过来的一个包裹:“给!你的快递。”
叶修脱下外套,接过快递,说:“我的快递?我没买东西啊。”
苏沐橙也好奇了,探过头来看:“这的确是说给你的没错,门卫李叔让我给你的……地址是在这里的没错,写的是叶秋。谁给你的吧?”
叶修也看:“还是s市j大的……可我在那边好像没熟人吧?”
苏沐橙笑:“大概是哪个神通广大的粉丝搞到了你的地址,送给你的吧。”
叶修动手拆包裹,却看见里面是几盒感冒药和一瓶止咳枇杷糖浆。
他最初有些诧异,又明白了过来,因而笑到:“看来他还听出来我嗓子不对劲了。不过……可惜我感冒已经好了。”
苏沐橙说:“这都能听得出你嗓子不好,这一定是你的死忠粉了吧!”
叶修无奈道:“不过我只希望他别泄露地址。”
苏沐橙说:“肯定不会的啦。哎,快看看是什么名字。”
叶修把包装的纸翻过来,读道:“周——泽——楷——”
苏沐橙笑:“我怎么觉得这像个男生名字?”
叶修盯着这名字看了一会,也笑道:“我也这么觉得。”
他顺手掏了一支烟点燃,深吸一口,吐出烟气。
苏沐橙深知这个骨灰烟民憋了这么久终于能抽的心情,只说道:“他还有什么别的没有?比如说鼓励的话啊什么的。”
叶修翻了翻:“没有。只有药。”
苏沐橙说道:“哦,那这个粉丝还蛮高冷的。”
叶修顺手把这些搁在桌上,看着苏沐橙微笑道:“要我帮你改曲吗?”
苏沐橙也就丢下了这些事,笑:“好啊。”

荣耀是国内最大的一个平台,全称Glory,简称G站。其中音乐区除了虚拟歌姬等以外,更是拥有大批的唱见,其中以嘉世的一叶之秋、沐雨橙风,蓝雨的夜雨声烦、索克萨尔、霸图的大漠孤烟、石不转,微草的王不留行等为代表,而一叶知秋更是其中堪称神一般的存在。
然而一叶之秋是个怪人。
除了在g站上每半个月发一首歌,以及每年的生日放送直播,粉丝无法了解到更多的信息。他坚决不露脸坚决不参加任何活动,坚决不透露任何信息,像个极其保守的旧时代网民,完全和他作为唱见这个网络化的身份不符合。
而且别人家的唱见都会发微博,虽然基本上颜出的也少,但总是会分享每天的日常,粉丝可以了解偶像。可一叶之秋的微博就是个僵尸号。除了v认证和开通微博外,什么微博都没有。叶粉们不死心,关注这个这个僵尸号企图哪天铁树开花,自家叶神终于发微博,一边去扒嘉世官方微博,里面有一些少得可怜的信息,也无非就是一叶之秋要出新砖了啥啥啥。
但是,一年前,嘉世团队出了个新人,沐雨橙风。苏沐橙女神。女神与偶像的关系很不错,但似乎又不是男女朋友。沐沐女神喜欢发微博,而且是个360度无死角美女,完全可以颜出,喜欢拍照附图,偶尔会以某人为名透露一叶之秋的一些动态。于是叶粉们纷纷关注了沐雨橙风的微博。
除此之外,一叶之秋的怪还体现在他从不搞签售从不开live,签名都没有,可以说他只会唱歌。他不露脸,连身形都不肯露。于是大家纷纷猜测叶秋到底长啥样,有的人说叶秋肯定是长得太丑了怕掉粉丝才这么的见不得人。有的人说我呸叶神一定是太帅了,他只喜欢唱歌,唱歌就已经很出名了,还要脸出干什么。
不管怎么样,一叶之秋还是拥有大批的粉丝,他的声音照样无法比拟,所有曲风都驾驭得游刃有余,生放直播效果也极好。
周泽楷就是个叶粉。
还是特别死忠的那种。
s市j大,一个大三男生寝室。
住在上床的周泽楷正盘着腿坐在床上,一只耳机孤零零的挂在耳朵上。他咬着鼻头认真的复习着一本厚厚的医学系复习资料,显得极其的仪容不整。
但是j大校草就是j大校草,就算不修饰也依旧是男神。
其他人在聊天。
他们寝室住着六个人。
孙翔忍不住了,说道:“你们今天上午考得怎么样啊?”
杜明垂头丧气:“估计要挂科。”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和。
几个人讨论了一番,终于把实现转向周泽楷:“泽楷,你呢?”
周泽楷原本正在咬着笔头假装认真复习实际发呆,被这么一喊惊醒,回过神来,放着一叶之秋代表曲《却邪》的耳机半取不取:“啊?”
人称周语十级的江波涛立刻懂了周泽楷的现状,解释道:“泽楷,你上午考得怎么样?”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含糊地答:“优秀……应该没问题吧……”
室友们哀嚎:“我们为什么要问他找伤害啊!”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说:“呃……可能……不及格……”
方明华说道:“泽楷你别说了,你越谦虚我们越受伤害。”
大家早就习惯了这个校草级别寝室长的说话风格与人品,他不仅长得无可挑剔,学习也十分认真无可挑剔。不过好在这个人是非常好的,十分谦虚低调,虽然不善言辞不懂得沟通了点,但是他十分好相处,不骄傲不炫耀,平易近人。虽然有众多妹子在追求他,但是由于他就是个木头,于是现在还和他们一样——单身狗。
江波涛笑,转移话题:“过几天就正式放暑假了,咱们这个学期实习也搞完了,你们暑假打算怎么过?我打算做工作赚点外快。”
“什么工作?”
“还没开始找。”
“嘁——”除了周泽楷众人齐嘘他。
江波涛却不以为尴尬,依然笑道:“我这个工作要和泽楷一起。”
“嗯?”一直默默旁听的周泽楷依旧发出单音节表示不解。
住在他下床的江波涛扒着他床沿从下面探出头来,对他笑:“泽楷,试试当唱见吗?”
“呃!”
去当唱见?
唱见?!
和一叶之秋一样的……
唱见?!!

评论(3)
热度(11)

© 北玦 | Powered by LOFTER